深的斟九

巍澜可期

最近粉周深小哥哥

萌bl,gl,gb

有狐之旅•沙海篇•七•吴邪回忆篇

不接受勿喷,cp不明
有狐主受



“喂!你张起灵也不过如此!”

有狐拭去了嘴角的血迹,站在离那三个人不远处的青苔板石上。

“话不能这么说,我看你也够呛!”王胖子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我们家小哥可没出什么毛病!”

“你是谁!”

只见张起灵左手手握锋利的黑金古刀,盯紧前方的红衫男子。

“我?”有狐歪头笑着并一步一步地走向他们,然后他用手直指张起灵身旁的那个人,说:“我,是吴邪的朋友。”

“我的朋友?!”吴邪难以置信地指了指自己,顺便还瞄了张起灵。

“哎,你这小子真行啊嘿!打不过小哥就跟我们套近乎!”王胖子纳闷喊道。

“没错。”有狐只是回应着吴邪,并且他想走近时突然出现的黑金古刀横在他面前。

有狐顿了顿,对吴邪说:“难道小吴邪忘了上次那件事?”说罢便作出伤心欲绝的模样。

“那次只是萍水相逢,就算你帮了我那……那也不是朋友……”吴邪的声音弱了下来,眼神有些闪躲。

“没跟你算作恩人不就行了吗?”有狐笑眯眯的说。

王胖子迷糊地看了看吴邪,又看了看有狐,挠挠头说:“那你一开场就打架,几个意思啊?”

“我想族长切磋切磋。”语毕,有狐的眼神又转向张起灵,目光深沉。


…………


“有狐,你真的姓张吗?”吴邪坐在篝火
前喝了一口酒,然后看向旁边的有狐。

“当然啦,我都说多少遍了,难道我张家人人都像那个族长一样吗?”有狐大口啃着油腻腻的羊腿。

“也对!”吴邪继续喝着酒,直到酒壶里的酒全部进入他的肚子里。

然后,空空的酒瓶慢悠悠地滚到一旁的草地上,酒瓶隐隐约约露出了些情愫。

有狐依旧吃着羊肉,在橘红色篝火的作用下,他的嘴唇包括旁边的部分都是亮亮的油光,更不说他的手了。当有狐吃着一块肉抬起头时,徐徐微风吹来,他那用于固定头发的红色细绳忽然脱落了,墨玉般的长发便散开来,还顺着风紧紧贴着有狐的脸颊。

吴邪不知怎么了,他轻轻地伸出手慢慢握住有狐的几缕发丝并放在鼻子旁边闻了闻,没想到还有一股淡淡的素香,沁入他的心脾。

“怎么了,吴邪?”

吴邪立马回过神来,手中的发丝也被抽走。

“没……没什么。”


…………


“抓住我的手!!!”

在大雪纷飞的长白山上,某处断崖正叫嚣着。

“吴……吴邪……”有狐一只手抓紧吴邪的手腕,而另一只手紧紧扒着靠近身体的冷壁,上面还粘了不少带着血色雪花。

现在他们正处于险境之中,有狐的重伤给吴邪增添了不少困难,他现在的唯一支撑点就是悬崖边凸出的小岩石,不过他首先担忧地看向下方的有狐。

现在的有狐虚弱至极,全身上下到处都是血,他快负载不了伤痕累累的身体了。

“吴邪,你……放手吧。”有狐看向半个身子已悬在空中的吴邪说道。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吴邪咬牙发怒道,眼睛死死盯着有狐。

“太危险了……你松手……”有狐握住吴邪手腕的手慢慢下滑。

“有狐!”吴邪拼命抓住有狐的手,但终究是不够的。

吴邪只能眼睁睁看着有狐坠下山崖,红色身影不复存在。

悬崖上只剩下了一个人……

是吴邪……


…………



沙海进行时

“叮叮叮叮叮咚咚咚……”

“系统!别烦我!”有狐躺在帐篷内的睡袋里,嘴里嘟囔着。

“有狐,有件事要临时通知你。”机械般的声音出现在有狐的脑海里。

“什……什么事?”有狐睁开睫羽密布的眼睛。

“你的隐藏角色已出现,但必须完成一个任务才能知晓。”系统回道。

“什么任务?”

“与吴达到交心的地步。”

“艹,这么难,系统你坑爹啊!!”

系统:我木有爹☺







#三天的假期来一波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