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的斟九

巍澜可期

最近粉周深小哥哥

萌bl,gl,gb

「研英」假如会相遇

研英向,微永研
东京(略)re剧情设
英失忆,微虐




永近英良轻松地呼吸着清爽的凉风,他骑着自行车沿金黄色的油麦田行使。他金黄色的头发似乎遮住了他的眼睛,不一会儿微风吹来,发丝散开,永近英良的眼睛便显露出来,是那样清澈无比。

这样美好的少年从未让人发现他曾经历死亡,不过那已是两年前的事了。

永进英良最近才搬到这件市区,他对这感到有些莫名的熟悉,但不是人山人海的马路,而是位于商业街角落的一所咖啡店。

其实永进英良是在搬家的时候恰巧看到那家咖啡店,只不过因为某些事情耽搁了几天。永近英良骑着自行车路过了各种各样的小店,最终在咖啡店前停了下来。

自行车安安静静的停在店门口,永近英良亮一进去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咖啡香,于是他四处看了看,看清晨的咖啡店只有两三个人在品尝,他挑了最里面又最靠近窗户的座位,从这里可以直接看到大门。

不一会儿,一个人站到永近英良面前,那是一个淡紫色头发的女孩,斜斜的刘海有些遮住她的右眼。永近英良没有注意到那个女孩的愣神,只觉得对女孩有些莫名的熟悉,就像对这间咖啡店一样。

点过咖啡后,那个女孩儿便走了,神情似乎有些复杂。

永近英良看向窗外的阳光,那金色的光线真的好美,也许闪亮的背后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吧。咖啡不知不觉已摆上了桌子,诱人的香味飘进他的鼻尖,他抿了一口,用心感受。




佐佐木绯世坐在靠大门不远的座位上,三个队友正在关心咖啡的好坏与名贵,他却不在意,因为他在意的是咖啡店。

来接带的女孩走开后,佐佐木绯世的泪水仍然停留在眼畔,他不知道为什么,其他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他以前的记忆吧。

佐佐木绯世知道他自己失去过记忆,但是喰种的本能和爱好却忘不掉,他曾多次渴望像正常人一样吃美味的食物,却总是对那些“食物”情有独钟。不过佐佐木绯世人明白自己的职责不就是除掉那些所谓的喰种吗,真是可笑。

一口咖啡涌入舌尖,佐佐木绯世耐心地品尝着,他知道咖啡对喰种来说是非常美味的,不过他清楚咖啡是比不过上级曾发给他的“食物”的,咖啡只能压制饿意。

佐佐木绯世知道这家咖啡店好像是喰种开的,他往后瞄了瞄,没有瞄到那个女孩却看到另外一个人,是金黄头发的男孩,坐在最里面有又最靠近窗户的那个男孩。

佐佐木绯世的眼睛凝视着那个男孩,为什么,为什么眼泪更多了。其他三个队友没有注意他,只是相互聊天,各自品尝。

永近英良喝完最后一口咖啡正要起身结账的时候,一个强烈目光射向他,他往目光来的方向看去,嗯,是一个黑白发色的男生,身上穿着特殊的白色制服,唉?居然是这里的“白鸽”。

那个男生好像很熟悉,那个男生流了好多眼泪,晶莹剔透的,即使他离得很远。

他屏住了呼吸,没有理会男生的注视,就结了账。

出了店门,人群更加拥挤,骑着车的永近英良强忍着那份不适,一直骑到了油麦田旁的那条小路上,他的眼泪流了出来,比之前那个男生流得好像更多,更狠了。

永近英良下了车,朝油麦田蹲了下来,手狠狠地捂住了眼睛。自行车倒了地,泪水透过他的指缝滴在裤子、地面上,晕开别样的色彩。

这个时候的小路没有人,只有永近英良轻微的哭声,是没有缘由的哭,是痛到心肺的哭,他想尽早结束这一切,可是眼泪却止不住。

许久,永近英良不在发出哭声,他抬起头来,前方空旷无人,他站起身来,转了过去,然后永近英良再次屏住了呼吸。




佐佐木绯世认真地看着面前哭成泪人的男孩,他刚才撇下了那三个队友独自跟着这个男孩,一直到了这个地方,他已经站在不远处看了好久好久。

佐佐木绯世摸上了男孩的脸,拭去了脸上的泪珠,他缓缓张开嘴唇。

“英……”

这个字突然跳了出来,使这两个人为之一震,没错,佐佐木绯世他自己也恍了神。

之后,他们两个都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

最后,不知道是谁先抱的谁,反正佐佐木绯世和永近英良紧紧相拥。



可能是距离太远,也可能是他们后面油麦田的光泽,使之(我)看不清他们是互相拥抱,还是相互亲吻……












#啊,这终究是我的一个梦😭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