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的斟九

巍澜可期

最近粉周深小哥哥

萌bl,gl,gb

「沙海•副八」平行世界

神奇脑洞
副八cp
百岁八,失忆八
梗概:失忆八,百岁人生,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叫作齐桓,然后,你们懂的
张副官,百岁山,位于新月饭店,叫作张日山,然后,你们懂的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光顾校园,植物们舒服地卧在草地上,学生们陆陆续续地进入班级。

“齐老师!”一个中老年人喊道,随后他快跑着追上了前方几十米远的人。这是高三教学楼的走廊,平日里是没有学生出来游荡的,特别是清晨,所以这个中老年人的话并不引人注目。

“杨老师,慢点儿。”齐桓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杨精密,心说:这个班主任真是的,一把年纪了,还学小年轻跑步。

杨精密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包类似资料什么的东西,说:“齐老师,这是才收到的高考语文复习资料,拿好了啊!”说完立马抓住齐桓的手,拍在上面。

然后杨精密向左看去,喊道:“曹老师!”于是又跑了过去。

齐桓看着手中的复习资料,心说:杨老师实在太敬业了。

齐桓,一名在校的高中语文老师,现在在黎簇的班级任教,具体身世不为人知。

他接过资料后,便进入了班级。话又说回来,其实他接手的毕业班的整体班风还是蛮不错的,除了两个复读生。

齐桓边想着边走到讲桌旁,他向最后排瞄了瞄,那个叫黎簇的复读生好久没有上课了,真担心他的学业。反正总的来说,复读生就剩下那个叫苏万的了,不过那个苏万最近好像也无精打采的,难道又出了什么事吗?

不过最后齐桓还是开始了他的授课过程。




张日山打发走了李取闹和齐案眉后,便回到办公室内坐在了椅子上,心说:这两个人是怎么了,每天都来这么一出,一唱一喝的。

叫下人退去后,张日山摘下眼镜,取出鹿皮,放在桌子上慢慢地擦拭着。眼镜被微亮的阳光铺洒,反射出了与平日里不同寻常的情愫,张日山弯下头静静地看着手里的眼镜,黑色的镜框与他瞳孔的颜色如出一辙,相互交辉出旧日的色彩。

“八爷……”

张日山启唇说了两个他许久未说出的字眼。

张日山那坚实的身影在日光下竟透露出些许凄凉,他不再像以前那个张副官老是依仗佛爷、八爷才能办事儿。他现在是九门协会张会长张日山,是个强大的人,拥有着不小的权利,并且暂居新月饭店。

可是再强大的人也会累,也会孤独,张日山活了一百多年,这一辈子惦念的除了佛爷,也只能数八爷了。在以前八爷总是与他说说话,拌拌嘴,但是八爷却在那年的战争中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张日山曾派人去寻过,可最终寻来的却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只言片语和尸骨无存的猜想罢了。

现在的张日山想八爷了,想得紧。

时间转动许久,指针偏斜,数字忽大。张日山放好了鹿皮,缓缓戴上眼镜,心说:对了,八爷好像说过我戴眼镜很好看。

张日山迈着步子走到门前,朝阳的弱光笼罩着他,他瞬间退去了凄凉与孤独,他的身影只剩下了责任,作为张家人的责任。







“齐老师好!”

“好好好!”

齐桓微笑着回应,作为一个老师,态度必须诚恳。

今天下午没有课,该好好放松一下了,齐桓想着向校门口走去。忽然齐桓看见了两个熟悉的人,就在不远处的草坪上。

“哎?那不是苏万和隔壁班的杨好吗?”说着齐桓向他们的方向走去,为了能避免他们发现,齐桓藏到了附近绿化带大树旁。

其实也不能怪齐桓那么严谨,关键是他听说了杨好那点儿破事儿,苏万这个复读生可不能被杨好带坏呀。

但是这一听不要紧,却听到了关于黎簇的事情。



“怎么办,怎么办?!”苏万的胳膊有些颤抖。

“我能怎么办呀!”杨好戴正帽子说。

“我也不知道啊,鸭梨他到底能去哪呢?”说完,苏万突然眼前一亮,猛地掏出手机。

“怎么了?”杨好看了看苏万。

“你看!”苏万翻出一张照片。

“这是?”杨好看向照片,上面有三个人,并且那三个人身后还有一座古式房子,叫新月饭店。

“这个地方可能与鸭梨有关。”苏万斩钉截铁地说道。

“所以……”杨好比了一个手势。

“没问题,只要好哥陪我去,钱什么的都没问题!”苏万激动地说。

“得嘞,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啦!”杨好爽快地对苏万说。

“什么舍命陪君子,带我一个君子呗!”齐桓突然走到他们中间,双手一把搂住他们的肩膀。


“齐……齐老师!!!”








#可能会有后续😁







评论(20)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