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的斟九

巍澜可期

最近粉周深小哥哥

萌bl,gl,gb

「南妮湾」你好,陌生人

尹南风x梁湾,御姐南x傻白甜湾
百合cp,蜜汁配
南山,梁山看过来
不要吵,不要撕,我让你们来和好
不要恶心,不要吐槽(给您打个滚😳)
纯属娱乐,高兴就行😁







早上

七点

新月饭店辉煌依旧。

尹南风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她的目光一直射向前方的大大门,笔直笔直的。声声慢和罗雀看到她也感觉是忒瘆人。

这时尹南风心里是这么想的:呵,我这么大的老板居然会坐在这里没事干,不科学啊,老不死那为什么天天有人折腾?

抿了一口茶后,尹南风的目光转向了声声慢,然后她的嘴角弯了起来,声声慢顿时感到有些莫名的恐慌。

“你,过来。”尹南风眯了眯眼,直直地盯着声声慢。

“老板,怎么了?”声声慢有些无力地走了过来,心说:老板今天是怎么了?

尹南风咬了咬嘴唇,仿佛在下什么决心一样,果断地说:“咱俩过过招。”

“不行啊老板,我只是个听奴,不会武功的,”声声慢刚开始很震惊,然后是着急地向罗雀看去,说:“老……老板,您让罗雀跟您比试吧,他功夫好。”

“这样也行,罗雀?”尹南风站起身来,看向罗雀。

“好……好吧。”罗雀行了行礼。

然后,过程,呃,省略

比试的结果就是尹南风成功地在双手上留下了几道血痕,是罗雀的钩子造成的。

“老板,你没事吧?”声声慢急忙走过去,又瞪了瞪静静待在一旁的罗雀,心想说:这个罗确是傻子吗?自己刚才明明比了好多眼色。

“没事。”尹南风握了握手,心说:怎么那么疼,这鱼钩子也太尖了吧。

“咱们去医院吧,我去找车。”说完声声慢急忙去叫车子了。

“哎……”尹南风无奈地看向声声慢的身影。






七点半

医院的大门慵懒地敞着,里面的阳光与灯光交汇一处,显露出医院独特的神秘。

梁湾眨着大大的眸子,独自在办公室的办公桌上趴着,心说:唉呀,黎簇到底能去哪儿呢?难不成真死……死了?于是她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叩叩叩……”

“谁啊?”梁湾走到沙发旁喝了一口水。

“梁姐,有病人专门的点你的名儿!”门外的小护士喊道。

“什么病人啊,不知道要挂号吗?!”梁湾有些烦闷。

“这个病人来历好像不一般。”小护士微微地打开门。

“那好,让病人进来,我来会会。”梁湾对小护士说,心说:哪个不是好歹的,竟敢点老娘的名字。

办公室的门彻底被打开了,一个女人缓缓走了进来,她身上穿着价格不菲的黑绒大衣,高高的红色鞋跟使那个女人的气场更加足了。

梁湾看向那个女人的脸,哼,长的倒是挺精致,就是抹了有点儿非主流的紫黑色唇彩,而且那个女人身后还跟来两个穿黑衣服的人,看样子好像是保镖。

然后那个女人高傲地对梁湾说:“你就是这里外科技术最好的医生梁湾吗?”

于是梁湾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气场彻底崩塌了,于是有些弱弱地说道:“是……是的。”

“那还不快给我看伤!”说着尹南风很自来熟地坐在梁湾旁边的沙发上,双手略微颤抖地伸了出来,而那两个保镖便识趣地退下了,还关上了门。

看着尹南风包的像木乃伊一样的双手,梁湾很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是不是医生啊?!”尹南风瞪了一眼,心说:都怪声声慢来的时候非得先包扎一下,哼,不是医生这块儿料就别乱说话。

“好好好!”梁湾把放在附近的医药箱拎了过来,心说:刚才那个气场超强的女人去哪了,这怎么像个小女人啊。

七点五十

梁湾蹲上来慢慢地拆开纱布,映入眼帘的便是女人手上的血痕,仔细看来还挺深的。梁湾抬起头看了看女人,可女人脸上依旧是那个德行,心说:她不疼吗?怎么感觉这手不是她的手似的。

很快,梁湾又拆开另外一只手的纱布,血痕很依旧在那白嫩的皮肤上,有点儿碍眼呀。

尹南风她不是不疼,而是碍于新月饭店老板的面子,就算在外人面前也要装作一点都不疼样子。这也是尹南风的个性显露之处,因为只有这个样子,别人才会不敢小瞧她这个女人。

尹南风姓尹,从小也受到过很多人的重视,且她小的时候也免不了许多皮肉之苦,因为能忍的人才能成为赢家。

“我的天呐,你不疼吗?”梁湾看着双手上的伤痕,又向上看了看尹南风。

“关你什么事儿,看你的伤口。”尹南风没好气地说。

“喂,我可是在关心你这个女人唉,”梁湾弯下头仔细地处理尹南风的伤口,“作为一个女人怎么能让自己的身体受伤害呢,这样不就不好看了吗?留疤了怎么办?而且作为女人要时刻保护好自己,不要玩儿刀弄枪的,不仅伤了自己也贬低了别人对自己看法嘛……”之后梁湾一边处理伤口,一边叨叨不休的,但语气里还是充满着对一个陌生人的关心。

尹南风不再回应梁湾的话,她只是有些好奇地看着梁湾,好奇她为什么对自己一个陌生人那么关心。因为梁湾是朝着她蹲下来的,所以尹南风可以好好观察观察她。

八点十分

阳光以不偏不斜的角度洒在梁湾身上,在她那身白色的衣服与金黄色的阳光渲染之下,使梁湾更加明艳动人。即使尹南风看不到他的脸,也能感受到她的热情。

梁湾的皮肤很白,再加上她那头略显金色的头发,总体感觉像是一个洋娃娃,很美丽的洋娃娃。

突然,梁湾抬起头朝尹南风露出一抹大大的微笑,就是这一笑,让尹南风的身体里好像缺少了什么,那个东西是火热的。

“喂,女人,包扎好了。”梁湾的声音叫回了愣神的尹南风。

尹南风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被很专业的手法包扎上了,还系了个蝴蝶结。

八点二十

之后两个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尹南风的目光紧紧盯着梁湾,这个目光倒像是尹南风看到好猎物的目光。

感受到目光的梁湾放下医药箱,看着尹南风说:“怎么了?结账可以去前台的。”

八点二十一

尹南风突然伸出手按住了梁湾的头。

八点二十一分一

尹南风倾上前狠狠地抱住梁湾,勾起了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八点二十一分一十二

梁湾不敢乱动,她怕误碰了尹南风受伤的手,重要的事梁湾现在的脑子嗡嗡作响。

八点二十一分四十一

“唔!”梁湾发觉自己的舌尖被轻轻咬了一口。

八点二十二

尹南风松开梁湾,留下了一个东西便满足地离开了。

八点二十三

梁湾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脑子有点儿懵。

八点二十五

梁湾带着有些震惊的心情看着尹南风留下的东西,是一张名片。

八点二十五分六秒

“新月饭店尹老板,尹—南—风!”







#不好意思,该了名字
#文写好了,我没有骗你们
#我是第一个开南妮湾文的哟😊






评论(20)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