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的斟九

巍澜可期

最近粉周深小哥哥

萌bl,gl,gb

有狐之旅•沙海篇•六

不接受勿喷,cp不明
有狐主受





经过王导的再三请求,摄影队成功加入到了寻找古潼京,原因就是可以拍下探访的古迹记录,获得金草莓奖。


可漫漫黄沙,始终没有边际。

而有狐因为黎簇的原因,与马日拉换了个车子,坐在了吴邪的这辆车。现在这辆车上共有四个人,分别是吴邪、王盟、有狐和黎簇。

“有……有狐,你能不能别这样做?”黎簇郁闷地向右看了看抱着大背包的有狐。

“为什么,我可跟你爸说好了,在外若要碰到你,就必须看着你!”有狐目光炯炯地看着黎簇。

“那也不用这样啊,这搞得你与马日拉都会很尴尬的。”黎簇说着还看了一眼吴邪的后脑勺。

“不会,怎么会尴尬呢?你的朋友不就是我的朋友嘛,”有狐顿了顿,“是不是啊,关大摄影家?”

有狐: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出来的,虽然这个名字是假的。

“没错。”静静地听着俩人对话的吴邪答应道。

黎簇翻了翻白眼,心说:吴邪心里几个意思?

“那马日拉呢?”黎簇不死心地道。

有狐笑着拍了拍怀里的背包,说:“那个大爷老远就能闻到我的背包里有酒,所以……”

“所以你就以酒为条件,让马日拉心甘情愿地和你换了个车子。”吴邪扭过头来看了一眼有狐,心想:看来我的就对马日拉来说还是不给劲儿啊。

有狐点了点头。

转动着脑瓜子的黎簇从有狐的背包里翻出一个精致的酒瓶,于是他向有狐笑了一下,就要开盖喝时,有狐一把抢了过来。

“你可不能喝,这是最后一瓶了,”有狐慢慢地把酒重新放进了背包里,“而且里面还有安眠药呢。”

吴邪听完又把墨镜戴了上去。

“哎,有狐!你往酒里下安眠药干嘛?”黎显然被吓了一跳。

有狐眯了眯眼,若有所思地说:“额,可以……防蛇,防怪物什么的。”

“那个蛇,我可以理解,怪物又是什么鬼?!”黎簇奇怪地看着有狐。

“是……”

“人心,他防的是人心。”吴邪少有地接下别人的话,“看来有狐兄弟不太信任那个摄影队啊。”

“出门在外不能总相信别人的。”有狐平静地看向吴邪,心说:模仿你的话是可以的。

然后,车里突然沉默了,静地连车外的风沙声都能听见。

“但是我会相信小黎簇的,毕竟我可是他的远房亲戚。”有狐这一句话打破了沉默,却不出意外地迎来黎簇异样的目光。

黎簇不再发出声音,只是纠结地注视着有狐。

黎簇:这有狐怎么感觉带点儿吴邪的变态了。

系统:嗯,难得有狐那么正经。











#嗨😊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