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的斟九

巍澜可期

最近粉周深小哥哥

萌bl,gl,gb

「沙海•副八」平行世界•五

神奇脑洞
副八cp
百岁八,失忆八
梗概:失忆八,百岁人生,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叫作齐桓,然后你们懂得
张副官,百岁山,位于新月饭店,叫作张日山,然后你们懂得







新月饭店

月光如水,轻轻揉碎在漫天的雨珠中,忽散飘零。

在饭店的某一处房间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他并没有闭上眼睛进行小小的休息,而是睁着大大的眼睛,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前方,些许乌青在他的眼边蔓延。

张日山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他不知道该思索些什么,也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这么无所事事,好像从见到那个男人离开之后就开始了。

张日山轻轻地摘下眼镜,小心翼翼地擦拭后并把它放好。他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梁,目光再次凝聚起来,这时他看的并不是前方,而是茶几上面的一份档案。

他拿起这份档案,下定决心般地拆开,并取出里面的几页纸,目不转睛地看了
起来。

过了些许时刻,张日生把文件直接丢到了茶几上,然后他站起身来,便迈步向门口走去。

几张纸零落的摆在茶几上,隐隐约约看到每张纸上都是同样的名字,同样的照片。

零星的微光洒在照片上,别样的斑辉勾勒出熟悉的轮廓。


公寓

挂在洁白墙壁上的圆钟数字变大了,齐桓把躺在沙发上自己拉到床上后,便闭上眼睛,把苏万、杨好与包裹的事情通通甩开了,留下了疲惫的身躯和烦闷的心情。

他就静静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被子被孤零零地冷落在一旁,仍穿着毛衣的齐桓没有耐心地摘下眼镜,柔和的脸部便显露了出来。

齐桓那墨黑如玉的眼睛缓缓睁开,狭长的睫毛规规矩矩的浅盖着眼睛,露出的深沉意味与皮肤上白皙的光泽揉和在一起,万千思绪疏展开来。

百年的时光竟然这样过去了?齐桓心想。

这慢长的时间已经让他换了许多地方,也错过了许多人情与感情。他当老师的目的就是希望经历的人多了,记忆也许就会很差吧,老师的公德很高,教育他人,培养他人,且经历过的人不计其数,于是他觉得这记忆也会忘得很快。

还有齐桓他不太与其他人太过亲近,怕交流出感情后,离开就会更加不舍。

但是他可能想错了,因为老师的工作就是需要交流感情的。

学生的敬重与爱戴让他很惶恐不安,再加上生活中相处的人,比如新月饭店里的张日山,齐桓感到对他尤为熟悉,自从那年的失忆后他就再没有对哪个人或事物熟悉了,但张日山是个例外。

难道我以前真的认识他吗?

不可能啊,那个叫张日山的明明就很年轻啊?!

也许他可能与我的情况一样呢?

……


到了第二天齐桓早早地与学校校长打了个电话,万分心痛地道了个理由想搪塞过去,他还说等过几天会把辞职信寄给校长。听了校长苍老又无力地同意声后,齐桓就挂掉了电话,无奈的心情只能他自己懂。

抚顺一撮翘起来的头发,啃着一块冷面包的齐桓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的公寓,然后便起身提了一旁的行李箱走到门口,打开了门后,顿时呆住了。

他打开门后看到的并不是寂静无人的走廊,而是一个男人,是那个张日山。

张日山穿着一身黑系的西装,直直地盯着齐桓,语道:“我猜的果然没错。”说罢便去握住齐桓提行李箱的左手手腕,这个动作吓得齐桓猛地松开左手,但手腕却不意外的被张日山握个正着,于是他便被张日山拉到了公寓外的私家车内。

而行李则被落在了门口。

“为你……你干嘛,你这样做……我可……可是会报警的!”坐在副驾驶上的齐桓不安地看向旁边的张日山。

而张日山却发动了车子,眼神略微放松地看向齐桓。

“我不会害你的。”

说罢,车子在齐桓的注视下开向了马路。





#来填坑
#不定期更新













评论(1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