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九儿的深深

最近粉周深小哥哥

萌bl,gl,gb

在abo世界观中,他们有什么属性呢😊

#依旧粉all魏大勋

令后cp之谈

请原谅,占tag

我想问一下,

明明是令后,

为什么皇后是攻?

不是应该令攻,后受吗?

想不通

挺想让机灵鬼魏璎珞当攻



😁😁

「沙海•副八」平行世界•五

神奇脑洞
副八cp
百岁八,失忆八
梗概:失忆八,百岁人生,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叫作齐桓,然后你们懂得
张副官,百岁山,位于新月饭店,叫作张日山,然后你们懂得







新月饭店

月光如水,轻轻揉碎在漫天的雨珠中,忽散飘零。

在饭店的某一处房间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他并没有闭上眼睛进行小小的休息,而是睁着大大的眼睛,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前方,些许乌青在他的眼边蔓延。

张日山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他不知道该思索些什么,也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这么无所事事,好像从见到那个男人离开之后就开始了。

张日山轻轻地摘下眼镜,小心翼翼地擦拭后并把它放好。他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梁,目光再次凝聚起来,这时他看的并不是前方,而是茶几上面的一份档案。

他拿起这份档案,下定决心般地拆开,并取出里面的几页纸,目不转睛地看了
起来。

过了些许时刻,张日生把文件直接丢到了茶几上,然后他站起身来,便迈步向门口走去。

几张纸零落的摆在茶几上,隐隐约约看到每张纸上都是同样的名字,同样的照片。

零星的微光洒在照片上,别样的斑辉勾勒出熟悉的轮廓。


公寓

挂在洁白墙壁上的圆钟数字变大了,齐桓把躺在沙发上自己拉到床上后,便闭上眼睛,把苏万、杨好与包裹的事情通通甩开了,留下了疲惫的身躯和烦闷的心情。

他就静静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被子被孤零零地冷落在一旁,仍穿着毛衣的齐桓没有耐心地摘下眼镜,柔和的脸部便显露了出来。

齐桓那墨黑如玉的眼睛缓缓睁开,狭长的睫毛规规矩矩的浅盖着眼睛,露出的深沉意味与皮肤上白皙的光泽揉和在一起,万千思绪疏展开来。

百年的时光竟然这样过去了?齐桓心想。

这慢长的时间已经让他换了许多地方,也错过了许多人情与感情。他当老师的目的就是希望经历的人多了,记忆也许就会很差吧,老师的公德很高,教育他人,培养他人,且经历过的人不计其数,于是他觉得这记忆也会忘得很快。

还有齐桓他不太与其他人太过亲近,怕交流出感情后,离开就会更加不舍。

但是他可能想错了,因为老师的工作就是需要交流感情的。

学生的敬重与爱戴让他很惶恐不安,再加上生活中相处的人,比如新月饭店里的张日山,齐桓感到对他尤为熟悉,自从那年的失忆后他就再没有对哪个人或事物熟悉了,但张日山是个例外。

难道我以前真的认识他吗?

不可能啊,那个叫张日山的明明就很年轻啊?!

也许他可能与我的情况一样呢?

……


到了第二天齐桓早早地与学校校长打了个电话,万分心痛地道了个理由想搪塞过去,他还说等过几天会把辞职信寄给校长。听了校长苍老又无力地同意声后,齐桓就挂掉了电话,无奈的心情只能他自己懂。

抚顺一撮翘起来的头发,啃着一块冷面包的齐桓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的公寓,然后便起身提了一旁的行李箱走到门口,打开了门后,顿时呆住了。

他打开门后看到的并不是寂静无人的走廊,而是一个男人,是那个张日山。

张日山穿着一身黑系的西装,直直地盯着齐桓,语道:“我猜的果然没错。”说罢便去握住齐桓提行李箱的左手手腕,这个动作吓得齐桓猛地松开左手,但手腕却不意外的被张日山握个正着,于是他便被张日山拉到了公寓外的私家车内。

而行李则被落在了门口。

“为你……你干嘛,你这样做……我可……可是会报警的!”坐在副驾驶上的齐桓不安地看向旁边的张日山。

而张日山却发动了车子,眼神略微放松地看向齐桓。

“我不会害你的。”

说罢,车子在齐桓的注视下开向了马路。





#来填坑
#不定期更新













「沙海•副八」平行世界•四

神奇脑洞
副八cp
百岁八,失忆八
梗概:失忆八,百岁人生,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叫作齐桓,然后你们懂得
张副官,百岁山,位于新月饭店,叫作张日山,然后你们懂得




新月饭店大堂

不怎样燥热,但仍很温和的空气在这里蔓延,激起别样的感受。

“喂,你……你要干什么?”齐桓有些紧张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他的两条胳膊已经分别被控制住了。

张日山有些晃神地盯着灰毛衣男人,渐渐,他慢慢伸出右手摸上了男人的脸。张日山愣了神,男人的皮肤细腻,还有一些余温,是正常人的温度,不是冷冰冰的人皮面具。

男人的脸快被张日山摸了个完全,就是那戴眼镜的部分还没有触碰。突然,张日山鬼使神差地捏了捏男人脸颊,熟悉的感觉一触即发。

齐桓不能动,也不敢动,他只静静地看着年轻人的似乎有些颤抖的动作,心说:这人变态吗?我还没抖,他抖什么?

“你可以松……松手了吗?这位先生,男男可授受不亲啊。”齐桓边挪开脸边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张日山缓缓放下手,目不转睛地看着齐桓。

“先生啊,你看,有你这么问话的吗?”说完,齐桓还看了看被别人控制的两条胳膊。

张日山使了一下眼色,于是那两个人便退下了,但他却不肯离开男人半步。

“你叫什么?”张日山放缓语气又问道。

齐桓揉了揉手臂,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坐到了椅子上,喝了一口茶,因为他觉得很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不用太拘束,心说:奇怪,难道我以前认识他?

“我叫齐桓。”齐桓想着看向年轻人。

“齐……桓?!”张日山听着熟悉的名字,面上表现出少有的震惊,原先以为只是面容一样,没想到连名字也……一样。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齐桓看向旁边站姿挺拔的年轻人问道。

“没什么……”张日山有些僵硬地坐到齐桓旁边的座位上,手脚也有点儿不自然,“你只是很像我曾经的一位故友,名字也一样。”

“哦,是……是吗?”齐桓不明所以地又抿了一口茶,然后他想了一会儿,问:“那你的名字呢?”

张日山紧紧地盯着齐桓的言行,说:“我是这里的经理,我叫张日山。”

“你是这里的经理呀,怪不得!呃,你是要赶人吗?”齐桓瞄了一眼附近的无人座位,心说:这里居然打烊了?!

“应该是的。”张日山答道。

“呵,哈哈。”齐桓尴尬地笑了一下,又问:“对了张经理,你看见两个男孩了吗?,就是两个高中生男孩?”

张日山装作想的样子,说:“没有见过。”

“那……那我这个旁人就不打扰你的工作啦,拜!”齐桓又笑着站起身来,然后便快速离开了新月饭店。

张日山若有所思地看着齐桓的背影,许久不变的嘴角慢慢弯了个弧度。

他在大堂待了很久,直到他看到桌子有个已冷掉的茶水,才发觉这个并不是梦,是真的。



新月饭店外

“奇怪,那个叫张日山的好像很熟悉。”齐桓在小道上自言自语着。突然他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不对,苏万和杨去哪啦?!”齐桓慌张地掏出手机,上面显示已关机,心说:竟然没有电了?!

于是齐桓一路直接跑到了自家公寓,他惊讶地看见了一个小包裹立在了门口。他拿起了包裹,进了公寓,他并未立即充电寻问苏万与杨好的下落,他只是冷静地拆开了包裹。

包裹里一张新的身份证和一张字条。

字条上有四个字:时间已到。

看来齐桓又要搬家了,而且还得辞了工作,他烦闷地躺在沙发上。


“又来这一出!”





#填坑











有狐之旅•沙海篇•六

不接受勿喷,cp不明
有狐主受





经过王导的再三请求,摄影队成功加入到了寻找古潼京,原因就是可以拍下探访的古迹记录,获得金草莓奖。


可漫漫黄沙,始终没有边际。

而有狐因为黎簇的原因,与马日拉换了个车子,坐在了吴邪的这辆车。现在这辆车上共有四个人,分别是吴邪、王盟、有狐和黎簇。

“有……有狐,你能不能别这样做?”黎簇郁闷地向右看了看抱着大背包的有狐。

“为什么,我可跟你爸说好了,在外若要碰到你,就必须看着你!”有狐目光炯炯地看着黎簇。

“那也不用这样啊,这搞得你与马日拉都会很尴尬的。”黎簇说着还看了一眼吴邪的后脑勺。

“不会,怎么会尴尬呢?你的朋友不就是我的朋友嘛,”有狐顿了顿,“是不是啊,关大摄影家?”

有狐: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出来的,虽然这个名字是假的。

“没错。”静静地听着俩人对话的吴邪答应道。

黎簇翻了翻白眼,心说:吴邪心里几个意思?

“那马日拉呢?”黎簇不死心地道。

有狐笑着拍了拍怀里的背包,说:“那个大爷老远就能闻到我的背包里有酒,所以……”

“所以你就以酒为条件,让马日拉心甘情愿地和你换了个车子。”吴邪扭过头来看了一眼有狐,心想:看来我的就对马日拉来说还是不给劲儿啊。

有狐点了点头。

转动着脑瓜子的黎簇从有狐的背包里翻出一个精致的酒瓶,于是他向有狐笑了一下,就要开盖喝时,有狐一把抢了过来。

“你可不能喝,这是最后一瓶了,”有狐慢慢地把酒重新放进了背包里,“而且里面还有安眠药呢。”

吴邪听完又把墨镜戴了上去。

“哎,有狐!你往酒里下安眠药干嘛?”黎显然被吓了一跳。

有狐眯了眯眼,若有所思地说:“额,可以……防蛇,防怪物什么的。”

“那个蛇,我可以理解,怪物又是什么鬼?!”黎簇奇怪地看着有狐。

“是……”

“人心,他防的是人心。”吴邪少有地接下别人的话,“看来有狐兄弟不太信任那个摄影队啊。”

“出门在外不能总相信别人的。”有狐平静地看向吴邪,心说:模仿你的话是可以的。

然后,车里突然沉默了,静地连车外的风沙声都能听见。

“但是我会相信小黎簇的,毕竟我可是他的远房亲戚。”有狐这一句话打破了沉默,却不出意外地迎来黎簇异样的目光。

黎簇不再发出声音,只是纠结地注视着有狐。

黎簇:这有狐怎么感觉带点儿吴邪的变态了。

系统:嗯,难得有狐那么正经。











#嗨😊



【副八】七夕情话

七夕贺文,短篇对话剧场
副八cp不变😁😁



新月饭店       晚    七点

张日山办公室

齐桓:(走进办公室)张副官~

张日山:注意点儿影响,我现在可是九门协会张会长。

齐桓:(一把掐起张日山的耳朵)呦!张日山!长能耐是不是?!

张日山:哎!八爷轻点儿,我……我错了!(抱住齐桓的腰)

齐桓:哼,男男可授受不亲啊,你怎么不去抱那个尹小姐和那个梁什么湾的?(扯开张日山的手)

张日山:今天是七夕,我……我想陪着你。(对着齐桓憨笑)

齐桓:(笑眯眯地看着张日山)呦,你还知道今儿个是七夕啊,那你上午怎么还去找梁医生那儿啦?!

张日山:(再次憨笑)那是剧情需要,我还是想陪着你……

齐桓:那你可别陪着我,昨天我可看见那个尹南风亲了梁医生啊,你再不出手恐拍怕就……(朝张日山笑了一下)

张日山:她们俩在一块儿正好,那我们就不怕被人打扰了。(说罢便抱着齐桓亲了上去)

齐桓:唔……

然后,一夜,呃,很销魂😜



齐桓: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张日山:嗯,七夕快乐。(一直看着自家媳妇)

齐桓:正经点儿(瞪着张日山)

张日山:好的,老婆!嗯,祝大家在七夕找到对的人。



#呃,算甜✌

「沙海•副八」平行世界•三

神奇脑洞
副八cp
百岁八,失忆八
梗概:失忆八,百岁人生,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叫作齐桓,然后你们懂得
张副官,百岁山,位于新月饭店,叫作张日山,然后你们懂得





新月饭店

已知正午,只见新月饭店的大堂里人已满。

就在边上的那一桌,有三个人,不,准确的说是一个大人和两个少年。

那个穿着灰色毛衣,戴着眼镜的男人哆哆嗦嗦地喝了一口茶,险些把茶水洒了出来,相比之下还是同桌的两个少年更为冷静。

“齐老师,你不用那么紧张,这次的饭钱我来付。”苏万看向对面的齐桓。

齐桓提了提眼镜,说:“我并不是为了这饭钱紧张,而是对……对这个新月饭店紧张。”说罢,齐桓还看了看新月饭店内部的装饰和构造,便使他更加紧张了。

“那老师是不是可以为我们刚才点的那些菜付下账呢?”然后杨好故意把菜单递给齐桓,顺便还好心地翻开了那一页。

齐桓看了一眼菜单就差点没把茶喷出来,说:“那……那算了,我还是不跟苏万同学抢活了。”心说:什么菜怎么那么贵,光是这两个菜就够我一个月的工资。

“嘁!”杨豪有些鄙视的看了看齐桓。

过了一会,菜上来了,苏万趁着齐桓不注意的时候与杨好使了一下眼色。

“齐……齐老师,我刚才喝多了,我……我先去趟厕所!”苏万起身便走了,不,跑了。

“哎呦!我也喝多了,拜了~”说完,杨好便去追苏万了。

“喂!你们俩喝了吗?!一个两个那么得劲。”齐桓看着两个人的背影自言自语道。

转过身后,齐桓看着满桌的佳肴,怎么也吃不下去。突然,他鬼使神差地看向二楼,心说:这里……我好像来过。

齐桓并不记得他的身世,他只记得有人说他是个孤儿,可是齐桓却对此没有分毫的记忆,他只记得他好像流浪了很久,想找工作却无法实现。

不过后来幸好遇见了一位贵人,那个贵人好像从很久以前就认识他,那个贵人不但对齐桓很好,而且还给他相继办理了五张身份证。

齐桓知道他自己好像永远不会老,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活了多少年,他知道那个贵人每一次给的身份证上的年份都会变,而且那个贵人也愈发老了。

距上一次那个贵人来见齐桓好像有几年了,不,好像有十几年。

齐桓吃了一口菜,凝望着手中的酒杯,心说:对了,那位贵人好像姓张。

这个地方好像与他的记忆有关。


新月饭店办公室

张日山把擦拭好的眼镜戴上,看了看面前的两个年轻人,于是对旁边的手下嘱咐道:“把他们带下去,关起来。”

“喂,你……你不能这样做!”杨好转动了一下眼睛,“我们楼下可有人啊,如果你把我们关……关关起来,我们的人会立……立即报警的。”

“没错!”苏万顺应着说道,然后他便躲到了杨好身后。

“快点。”张日山看了一眼手下。

之后杨好和苏万还是被关到了小黑屋里,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

“经理,楼下确实还有一人。”声声慢轻声说道。

“一人?”张日山说道。


新月饭店

“怎么回事?他们俩是掉马桶里了吗?”见了旁边走了几桌人的齐桓郁闷道。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

“喂?”齐桓接起电话。

“齐……齐老师!你现在听我说啊,你赶快报警,我们被……”苏万说话的声音突然消失了,后来就传来一阵“嘟嘟”的声音。

齐桓看了看手机,心说: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挂了,还有,为什么要我报警?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咦,人呢?”齐桓看了看四周纳闷道。

在齐桓接电话的瞬间,整个新月饭店的客人都走完了,就剩下了他这一桌,也就是说还剩下他一个人。

张日山一步一步地走向前方的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穿着灰色毛衣,手里还拿着个手机。

“你好,我是这里的经理。”

齐桓转过身,他看见一个穿西装的年轻人,只那个年轻人的目光似乎看他有些深刻,又有些复杂。

一楼大堂的灯光照下来,使他们看得更加仔细。









#没错,这一章只见了面😁😁





有狐之旅•沙海篇•五

不接受勿喷,cp不明
有狐主受





两辆汽车在树林里若隐若现,方向是通往几公里外的沙漠。

有有狐坐在前一辆的副驾驶上,他的大背包紧紧靠着他,而他正悠哉悠哉地拿起挂在脖子上的金纹手机拍起外面的风景来。

系统:你不这样做,是不是就对不起你自己了?!

“有狐,瞧你这样,第一次来沙漠?”王导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

“当然,谁没事儿来沙漠啊?”后面三个女的异口同声地说道。

王导撇了一眼后座,又转向有狐问:“有狐怎么不相机拍啊,那多清楚啊!”

“我的手机拍的也一样清楚。”有狐翻了一下手机中的照片。

突然,砰的一声。

车子踉跄了一下,无论王导是转动方向盘,还是加油门,都不能使车动分毫。

“王导,你这后轮胎卡沟里啦!”后面的车里的菜头出来喊道。

“靠……”


吴邪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在路上行驶着,不过他们开了一会儿就发现前方有辆车子堵着路。

黎簇透着车窗看向了前方的那一辆车,似乎有一抹熟悉的红色身影,他想趁着大部队查看情况的时候仔细看一下,没成想刚一下车就被一只大手按住。

吴邪按住黎族前去的步伐,他顺着吴邪的目光看去。

“有狐!”车窗外的人叫着车内正迷恋着手机的有狐,“有人来帮咱们啦!现下来!”

有狐把手机关机之后便下了车,心说:结束娱乐,开始飙戏。他看向了对面的车队,从后往前看去陆续地有人下了车,那几个人一看就不是好人,他们一直盯着有狐身后的几个女生,好像也包括有狐吧。

有狐回避了他们的眼神,向车队在前方看去。咦,那不是黎簇吗?有狐踩着沙质的土地向黎簇的方向走去,突然他停了下来,心说:黎簇旁边的那个人是吴邪?

戴着眼镜的吴邪看着前方不远处的红衣男人,再回头看了看黎簇,笑道:“你认识那个人?”

黎簇承受着吴邪手的力道说:“好……好像不认识吧。”接着他向离这几米远的有狐使了个眼色。

“黎簇!你怎么在这儿?!”

黎簇:你问我?我又怎么知道我会在这!!

黎簇看着愈发走近的有狐,他使劲地避开吴邪的目光使着眼色。

“你眼睛没事吧?”有狐装笑道,心说:不行,在吴邪这个戏精面前,不……不能紧张。

“没……没事。”黎簇靠着车,心虚地朝吴邪看了看。

吴邪看着有狐的装扮,只在他的黑金腰带上停留了几秒。

“你认识黎簇?”吴邪摘下墨镜。

“嗯,我是黎簇的远房亲戚,这次是来赚点外快,给他们当几天coser。”有狐如实地说了出来,顺便还看了看他的那个摄影队,又回头问吴邪:“你是?”

“我叫关根,是个摄影家,我是黎簇的朋友,他是专门来当我的助手的。”吴邪看了黎族一眼。

“没错。”黎簇不情愿地道。

“哎,你小子不是答应我要好好……”有狐正要恨铁不成钢地说。

“我爸同意了。”黎簇找了个理由回避了有狐的唠叨,心说:有狐啊,只要我这次能平安的回去,我保证我会好好学习。

希望有狐不会卷入这次事件,他这个人也挺好的,不过好像来不及了,黎簇看着那个摄影队的人去了马老板那边。

唉,希望一切安好。

系统:正经点,要开始了。




#又来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