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的斟九

巍澜可期

最近粉周深小哥哥

萌bl,gl,gb

有狐之旅•沙海篇•七•吴邪回忆篇

不接受勿喷,cp不明
有狐主受



“喂!你张起灵也不过如此!”

有狐拭去了嘴角的血迹,站在离那三个人不远处的青苔板石上。

“话不能这么说,我看你也够呛!”王胖子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我们家小哥可没出什么毛病!”

“你是谁!”

只见张起灵左手手握锋利的黑金古刀,盯紧前方的红衫男子。

“我?”有狐歪头笑着并一步一步地走向他们,然后他用手直指张起灵身旁的那个人,说:“我,是吴邪的朋友。”

“我的朋友?!”吴邪难以置信地指了指自己,顺便还瞄了张起灵。

“哎,你这小子真行啊嘿!打不过小哥就跟我们套近乎!”王胖子纳闷喊道。

“没错。”有狐只是回应着吴邪,并且他想走近时突然出现的黑金古刀横在他面前。

有狐顿了顿,对吴邪说:“难道小吴邪忘了上次那件事?”说罢便作出伤心欲绝的模样。

“那次只是萍水相逢,就算你帮了我那……那也不是朋友……”吴邪的声音弱了下来,眼神有些闪躲。

“没跟你算作恩人不就行了吗?”有狐笑眯眯的说。

王胖子迷糊地看了看吴邪,又看了看有狐,挠挠头说:“那你一开场就打架,几个意思啊?”

“我想族长切磋切磋。”语毕,有狐的眼神又转向张起灵,目光深沉。


…………


“有狐,你真的姓张吗?”吴邪坐在篝火
前喝了一口酒,然后看向旁边的有狐。

“当然啦,我都说多少遍了,难道我张家人人都像那个族长一样吗?”有狐大口啃着油腻腻的羊腿。

“也对!”吴邪继续喝着酒,直到酒壶里的酒全部进入他的肚子里。

然后,空空的酒瓶慢悠悠地滚到一旁的草地上,酒瓶隐隐约约露出了些情愫。

有狐依旧吃着羊肉,在橘红色篝火的作用下,他的嘴唇包括旁边的部分都是亮亮的油光,更不说他的手了。当有狐吃着一块肉抬起头时,徐徐微风吹来,他那用于固定头发的红色细绳忽然脱落了,墨玉般的长发便散开来,还顺着风紧紧贴着有狐的脸颊。

吴邪不知怎么了,他轻轻地伸出手慢慢握住有狐的几缕发丝并放在鼻子旁边闻了闻,没想到还有一股淡淡的素香,沁入他的心脾。

“怎么了,吴邪?”

吴邪立马回过神来,手中的发丝也被抽走。

“没……没什么。”


…………


“抓住我的手!!!”

在大雪纷飞的长白山上,某处断崖正叫嚣着。

“吴……吴邪……”有狐一只手抓紧吴邪的手腕,而另一只手紧紧扒着靠近身体的冷壁,上面还粘了不少带着血色雪花。

现在他们正处于险境之中,有狐的重伤给吴邪增添了不少困难,他现在的唯一支撑点就是悬崖边凸出的小岩石,不过他首先担忧地看向下方的有狐。

现在的有狐虚弱至极,全身上下到处都是血,他快负载不了伤痕累累的身体了。

“吴邪,你……放手吧。”有狐看向半个身子已悬在空中的吴邪说道。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吴邪咬牙发怒道,眼睛死死盯着有狐。

“太危险了……你松手……”有狐握住吴邪手腕的手慢慢下滑。

“有狐!”吴邪拼命抓住有狐的手,但终究是不够的。

吴邪只能眼睁睁看着有狐坠下山崖,红色身影不复存在。

悬崖上只剩下了一个人……

是吴邪……


…………



沙海进行时

“叮叮叮叮叮咚咚咚……”

“系统!别烦我!”有狐躺在帐篷内的睡袋里,嘴里嘟囔着。

“有狐,有件事要临时通知你。”机械般的声音出现在有狐的脑海里。

“什……什么事?”有狐睁开睫羽密布的眼睛。

“你的隐藏角色已出现,但必须完成一个任务才能知晓。”系统回道。

“什么任务?”

“与吴达到交心的地步。”

“艹,这么难,系统你坑爹啊!!”

系统:我木有爹☺







#三天的假期来一波










「沙海•副八」平行世界•五

神奇脑洞
副八cp
百岁八,失忆八
梗概:失忆八,百岁人生,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叫作齐桓,然后你们懂得
张副官,百岁山,位于新月饭店,叫作张日山,然后你们懂得







新月饭店

月光如水,轻轻揉碎在漫天的雨珠中,忽散飘零。

在饭店的某一处房间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他并没有闭上眼睛进行小小的休息,而是睁着大大的眼睛,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前方,些许乌青在他的眼边蔓延。

张日山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他不知道该思索些什么,也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这么无所事事,好像从见到那个男人离开之后就开始了。

张日山轻轻地摘下眼镜,小心翼翼地擦拭后并把它放好。他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梁,目光再次凝聚起来,这时他看的并不是前方,而是茶几上面的一份档案。

他拿起这份档案,下定决心般地拆开,并取出里面的几页纸,目不转睛地看了
起来。

过了些许时刻,张日生把文件直接丢到了茶几上,然后他站起身来,便迈步向门口走去。

几张纸零落的摆在茶几上,隐隐约约看到每张纸上都是同样的名字,同样的照片。

零星的微光洒在照片上,别样的斑辉勾勒出熟悉的轮廓。


公寓

挂在洁白墙壁上的圆钟数字变大了,齐桓把躺在沙发上自己拉到床上后,便闭上眼睛,把苏万、杨好与包裹的事情通通甩开了,留下了疲惫的身躯和烦闷的心情。

他就静静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被子被孤零零地冷落在一旁,仍穿着毛衣的齐桓没有耐心地摘下眼镜,柔和的脸部便显露了出来。

齐桓那墨黑如玉的眼睛缓缓睁开,狭长的睫毛规规矩矩的浅盖着眼睛,露出的深沉意味与皮肤上白皙的光泽揉和在一起,万千思绪疏展开来。

百年的时光竟然这样过去了?齐桓心想。

这慢长的时间已经让他换了许多地方,也错过了许多人情与感情。他当老师的目的就是希望经历的人多了,记忆也许就会很差吧,老师的公德很高,教育他人,培养他人,且经历过的人不计其数,于是他觉得这记忆也会忘得很快。

还有齐桓他不太与其他人太过亲近,怕交流出感情后,离开就会更加不舍。

但是他可能想错了,因为老师的工作就是需要交流感情的。

学生的敬重与爱戴让他很惶恐不安,再加上生活中相处的人,比如新月饭店里的张日山,齐桓感到对他尤为熟悉,自从那年的失忆后他就再没有对哪个人或事物熟悉了,但张日山是个例外。

难道我以前真的认识他吗?

不可能啊,那个叫张日山的明明就很年轻啊?!

也许他可能与我的情况一样呢?

……


到了第二天齐桓早早地与学校校长打了个电话,万分心痛地道了个理由想搪塞过去,他还说等过几天会把辞职信寄给校长。听了校长苍老又无力地同意声后,齐桓就挂掉了电话,无奈的心情只能他自己懂。

抚顺一撮翘起来的头发,啃着一块冷面包的齐桓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的公寓,然后便起身提了一旁的行李箱走到门口,打开了门后,顿时呆住了。

他打开门后看到的并不是寂静无人的走廊,而是一个男人,是那个张日山。

张日山穿着一身黑系的西装,直直地盯着齐桓,语道:“我猜的果然没错。”说罢便去握住齐桓提行李箱的左手手腕,这个动作吓得齐桓猛地松开左手,但手腕却不意外的被张日山握个正着,于是他便被张日山拉到了公寓外的私家车内。

而行李则被落在了门口。

“为你……你干嘛,你这样做……我可……可是会报警的!”坐在副驾驶上的齐桓不安地看向旁边的张日山。

而张日山却发动了车子,眼神略微放松地看向齐桓。

“我不会害你的。”

说罢,车子在齐桓的注视下开向了马路。





#来填坑
#不定期更新













「沙海•副八」平行世界•四

神奇脑洞
副八cp
百岁八,失忆八
梗概:失忆八,百岁人生,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叫作齐桓,然后你们懂得
张副官,百岁山,位于新月饭店,叫作张日山,然后你们懂得




新月饭店大堂

不怎样燥热,但仍很温和的空气在这里蔓延,激起别样的感受。

“喂,你……你要干什么?”齐桓有些紧张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他的两条胳膊已经分别被控制住了。

张日山有些晃神地盯着灰毛衣男人,渐渐,他慢慢伸出右手摸上了男人的脸。张日山愣了神,男人的皮肤细腻,还有一些余温,是正常人的温度,不是冷冰冰的人皮面具。

男人的脸快被张日山摸了个完全,就是那戴眼镜的部分还没有触碰。突然,张日山鬼使神差地捏了捏男人脸颊,熟悉的感觉一触即发。

齐桓不能动,也不敢动,他只静静地看着年轻人的似乎有些颤抖的动作,心说:这人变态吗?我还没抖,他抖什么?

“你可以松……松手了吗?这位先生,男男可授受不亲啊。”齐桓边挪开脸边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张日山缓缓放下手,目不转睛地看着齐桓。

“先生啊,你看,有你这么问话的吗?”说完,齐桓还看了看被别人控制的两条胳膊。

张日山使了一下眼色,于是那两个人便退下了,但他却不肯离开男人半步。

“你叫什么?”张日山放缓语气又问道。

齐桓揉了揉手臂,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坐到了椅子上,喝了一口茶,因为他觉得很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不用太拘束,心说:奇怪,难道我以前认识他?

“我叫齐桓。”齐桓想着看向年轻人。

“齐……桓?!”张日山听着熟悉的名字,面上表现出少有的震惊,原先以为只是面容一样,没想到连名字也……一样。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齐桓看向旁边站姿挺拔的年轻人问道。

“没什么……”张日山有些僵硬地坐到齐桓旁边的座位上,手脚也有点儿不自然,“你只是很像我曾经的一位故友,名字也一样。”

“哦,是……是吗?”齐桓不明所以地又抿了一口茶,然后他想了一会儿,问:“那你的名字呢?”

张日山紧紧地盯着齐桓的言行,说:“我是这里的经理,我叫张日山。”

“你是这里的经理呀,怪不得!呃,你是要赶人吗?”齐桓瞄了一眼附近的无人座位,心说:这里居然打烊了?!

“应该是的。”张日山答道。

“呵,哈哈。”齐桓尴尬地笑了一下,又问:“对了张经理,你看见两个男孩了吗?,就是两个高中生男孩?”

张日山装作想的样子,说:“没有见过。”

“那……那我这个旁人就不打扰你的工作啦,拜!”齐桓又笑着站起身来,然后便快速离开了新月饭店。

张日山若有所思地看着齐桓的背影,许久不变的嘴角慢慢弯了个弧度。

他在大堂待了很久,直到他看到桌子有个已冷掉的茶水,才发觉这个并不是梦,是真的。



新月饭店外

“奇怪,那个叫张日山的好像很熟悉。”齐桓在小道上自言自语着。突然他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不对,苏万和杨去哪啦?!”齐桓慌张地掏出手机,上面显示已关机,心说:竟然没有电了?!

于是齐桓一路直接跑到了自家公寓,他惊讶地看见了一个小包裹立在了门口。他拿起了包裹,进了公寓,他并未立即充电寻问苏万与杨好的下落,他只是冷静地拆开了包裹。

包裹里一张新的身份证和一张字条。

字条上有四个字:时间已到。

看来齐桓又要搬家了,而且还得辞了工作,他烦闷地躺在沙发上。


“又来这一出!”





#填坑











有狐之旅•沙海篇•六

不接受勿喷,cp不明
有狐主受





经过王导的再三请求,摄影队成功加入到了寻找古潼京,原因就是可以拍下探访的古迹记录,获得金草莓奖。


可漫漫黄沙,始终没有边际。

而有狐因为黎簇的原因,与马日拉换了个车子,坐在了吴邪的这辆车。现在这辆车上共有四个人,分别是吴邪、王盟、有狐和黎簇。

“有……有狐,你能不能别这样做?”黎簇郁闷地向右看了看抱着大背包的有狐。

“为什么,我可跟你爸说好了,在外若要碰到你,就必须看着你!”有狐目光炯炯地看着黎簇。

“那也不用这样啊,这搞得你与马日拉都会很尴尬的。”黎簇说着还看了一眼吴邪的后脑勺。

“不会,怎么会尴尬呢?你的朋友不就是我的朋友嘛,”有狐顿了顿,“是不是啊,关大摄影家?”

有狐: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出来的,虽然这个名字是假的。

“没错。”静静地听着俩人对话的吴邪答应道。

黎簇翻了翻白眼,心说:吴邪心里几个意思?

“那马日拉呢?”黎簇不死心地道。

有狐笑着拍了拍怀里的背包,说:“那个大爷老远就能闻到我的背包里有酒,所以……”

“所以你就以酒为条件,让马日拉心甘情愿地和你换了个车子。”吴邪扭过头来看了一眼有狐,心想:看来我的就对马日拉来说还是不给劲儿啊。

有狐点了点头。

转动着脑瓜子的黎簇从有狐的背包里翻出一个精致的酒瓶,于是他向有狐笑了一下,就要开盖喝时,有狐一把抢了过来。

“你可不能喝,这是最后一瓶了,”有狐慢慢地把酒重新放进了背包里,“而且里面还有安眠药呢。”

吴邪听完又把墨镜戴了上去。

“哎,有狐!你往酒里下安眠药干嘛?”黎显然被吓了一跳。

有狐眯了眯眼,若有所思地说:“额,可以……防蛇,防怪物什么的。”

“那个蛇,我可以理解,怪物又是什么鬼?!”黎簇奇怪地看着有狐。

“是……”

“人心,他防的是人心。”吴邪少有地接下别人的话,“看来有狐兄弟不太信任那个摄影队啊。”

“出门在外不能总相信别人的。”有狐平静地看向吴邪,心说:模仿你的话是可以的。

然后,车里突然沉默了,静地连车外的风沙声都能听见。

“但是我会相信小黎簇的,毕竟我可是他的远房亲戚。”有狐这一句话打破了沉默,却不出意外地迎来黎簇异样的目光。

黎簇不再发出声音,只是纠结地注视着有狐。

黎簇:这有狐怎么感觉带点儿吴邪的变态了。

系统:嗯,难得有狐那么正经。











#嗨😊



「沙海•副八」平行世界•三

神奇脑洞
副八cp
百岁八,失忆八
梗概:失忆八,百岁人生,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叫作齐桓,然后你们懂得
张副官,百岁山,位于新月饭店,叫作张日山,然后你们懂得





新月饭店

已知正午,只见新月饭店的大堂里人已满。

就在边上的那一桌,有三个人,不,准确的说是一个大人和两个少年。

那个穿着灰色毛衣,戴着眼镜的男人哆哆嗦嗦地喝了一口茶,险些把茶水洒了出来,相比之下还是同桌的两个少年更为冷静。

“齐老师,你不用那么紧张,这次的饭钱我来付。”苏万看向对面的齐桓。

齐桓提了提眼镜,说:“我并不是为了这饭钱紧张,而是对……对这个新月饭店紧张。”说罢,齐桓还看了看新月饭店内部的装饰和构造,便使他更加紧张了。

“那老师是不是可以为我们刚才点的那些菜付下账呢?”然后杨好故意把菜单递给齐桓,顺便还好心地翻开了那一页。

齐桓看了一眼菜单就差点没把茶喷出来,说:“那……那算了,我还是不跟苏万同学抢活了。”心说:什么菜怎么那么贵,光是这两个菜就够我一个月的工资。

“嘁!”杨豪有些鄙视的看了看齐桓。

过了一会,菜上来了,苏万趁着齐桓不注意的时候与杨好使了一下眼色。

“齐……齐老师,我刚才喝多了,我……我先去趟厕所!”苏万起身便走了,不,跑了。

“哎呦!我也喝多了,拜了~”说完,杨好便去追苏万了。

“喂!你们俩喝了吗?!一个两个那么得劲。”齐桓看着两个人的背影自言自语道。

转过身后,齐桓看着满桌的佳肴,怎么也吃不下去。突然,他鬼使神差地看向二楼,心说:这里……我好像来过。

齐桓并不记得他的身世,他只记得有人说他是个孤儿,可是齐桓却对此没有分毫的记忆,他只记得他好像流浪了很久,想找工作却无法实现。

不过后来幸好遇见了一位贵人,那个贵人好像从很久以前就认识他,那个贵人不但对齐桓很好,而且还给他相继办理了五张身份证。

齐桓知道他自己好像永远不会老,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活了多少年,他知道那个贵人每一次给的身份证上的年份都会变,而且那个贵人也愈发老了。

距上一次那个贵人来见齐桓好像有几年了,不,好像有十几年。

齐桓吃了一口菜,凝望着手中的酒杯,心说:对了,那位贵人好像姓张。

这个地方好像与他的记忆有关。


新月饭店办公室

张日山把擦拭好的眼镜戴上,看了看面前的两个年轻人,于是对旁边的手下嘱咐道:“把他们带下去,关起来。”

“喂,你……你不能这样做!”杨好转动了一下眼睛,“我们楼下可有人啊,如果你把我们关……关关起来,我们的人会立……立即报警的。”

“没错!”苏万顺应着说道,然后他便躲到了杨好身后。

“快点。”张日山看了一眼手下。

之后杨好和苏万还是被关到了小黑屋里,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

“经理,楼下确实还有一人。”声声慢轻声说道。

“一人?”张日山说道。


新月饭店

“怎么回事?他们俩是掉马桶里了吗?”见了旁边走了几桌人的齐桓郁闷道。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

“喂?”齐桓接起电话。

“齐……齐老师!你现在听我说啊,你赶快报警,我们被……”苏万说话的声音突然消失了,后来就传来一阵“嘟嘟”的声音。

齐桓看了看手机,心说: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挂了,还有,为什么要我报警?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咦,人呢?”齐桓看了看四周纳闷道。

在齐桓接电话的瞬间,整个新月饭店的客人都走完了,就剩下了他这一桌,也就是说还剩下他一个人。

张日山一步一步地走向前方的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穿着灰色毛衣,手里还拿着个手机。

“你好,我是这里的经理。”

齐桓转过身,他看见一个穿西装的年轻人,只那个年轻人的目光似乎看他有些深刻,又有些复杂。

一楼大堂的灯光照下来,使他们看得更加仔细。









#没错,这一章只见了面😁😁





有狐之旅•沙海篇•五

不接受勿喷,cp不明
有狐主受





两辆汽车在树林里若隐若现,方向是通往几公里外的沙漠。

有有狐坐在前一辆的副驾驶上,他的大背包紧紧靠着他,而他正悠哉悠哉地拿起挂在脖子上的金纹手机拍起外面的风景来。

系统:你不这样做,是不是就对不起你自己了?!

“有狐,瞧你这样,第一次来沙漠?”王导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

“当然,谁没事儿来沙漠啊?”后面三个女的异口同声地说道。

王导撇了一眼后座,又转向有狐问:“有狐怎么不相机拍啊,那多清楚啊!”

“我的手机拍的也一样清楚。”有狐翻了一下手机中的照片。

突然,砰的一声。

车子踉跄了一下,无论王导是转动方向盘,还是加油门,都不能使车动分毫。

“王导,你这后轮胎卡沟里啦!”后面的车里的菜头出来喊道。

“靠……”


吴邪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在路上行驶着,不过他们开了一会儿就发现前方有辆车子堵着路。

黎簇透着车窗看向了前方的那一辆车,似乎有一抹熟悉的红色身影,他想趁着大部队查看情况的时候仔细看一下,没成想刚一下车就被一只大手按住。

吴邪按住黎族前去的步伐,他顺着吴邪的目光看去。

“有狐!”车窗外的人叫着车内正迷恋着手机的有狐,“有人来帮咱们啦!现下来!”

有狐把手机关机之后便下了车,心说:结束娱乐,开始飙戏。他看向了对面的车队,从后往前看去陆续地有人下了车,那几个人一看就不是好人,他们一直盯着有狐身后的几个女生,好像也包括有狐吧。

有狐回避了他们的眼神,向车队在前方看去。咦,那不是黎簇吗?有狐踩着沙质的土地向黎簇的方向走去,突然他停了下来,心说:黎簇旁边的那个人是吴邪?

戴着眼镜的吴邪看着前方不远处的红衣男人,再回头看了看黎簇,笑道:“你认识那个人?”

黎簇承受着吴邪手的力道说:“好……好像不认识吧。”接着他向离这几米远的有狐使了个眼色。

“黎簇!你怎么在这儿?!”

黎簇:你问我?我又怎么知道我会在这!!

黎簇看着愈发走近的有狐,他使劲地避开吴邪的目光使着眼色。

“你眼睛没事吧?”有狐装笑道,心说:不行,在吴邪这个戏精面前,不……不能紧张。

“没……没事。”黎簇靠着车,心虚地朝吴邪看了看。

吴邪看着有狐的装扮,只在他的黑金腰带上停留了几秒。

“你认识黎簇?”吴邪摘下墨镜。

“嗯,我是黎簇的远房亲戚,这次是来赚点外快,给他们当几天coser。”有狐如实地说了出来,顺便还看了看他的那个摄影队,又回头问吴邪:“你是?”

“我叫关根,是个摄影家,我是黎簇的朋友,他是专门来当我的助手的。”吴邪看了黎族一眼。

“没错。”黎簇不情愿地道。

“哎,你小子不是答应我要好好……”有狐正要恨铁不成钢地说。

“我爸同意了。”黎簇找了个理由回避了有狐的唠叨,心说:有狐啊,只要我这次能平安的回去,我保证我会好好学习。

希望有狐不会卷入这次事件,他这个人也挺好的,不过好像来不及了,黎簇看着那个摄影队的人去了马老板那边。

唉,希望一切安好。

系统:正经点,要开始了。




#又来填坑

「沙海•副八」平行世界•二

神奇脑洞
副八cp
百岁八,失忆八
梗概:失忆八,百岁人生,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叫作齐桓,然后你们懂得
张副官,百岁山,位于新月饭店,叫作张日山,然后你们懂得





学校办公室

“你们是说黎簇他失踪了,而且可能与这个新月饭店有关?”齐桓看了看面前两个似乎很无辜的人。

“没错。”苏万和杨好异口同声地点了点头。

齐桓双手捧着热腾腾的茶杯,向他们笑道:“你们以为我傻吗,黎簇那小子明明就在医院里!”

“老师,医院里早就没有黎簇的影了!”杨好大大咧咧地喊道。

“别跟老师这么说话。”苏万用乞求的语气向杨好说着,使这句本来强硬的话变了个意味。

然后杨好便赌气不看他。

苏万看向齐桓,乖乖地说道:“齐……齐老师,黎簇真的已经好几天不在医院了,打电话也不接,而且我还……还查到黎簇的爸爸又莫名其妙地出了差,连信影儿都没有……”

苏万这番乖宝宝的话语使齐桓不得不相信了。

没错,这几天黎簇一家真的有点奇怪,在黎簇刚住院的时候,黎簇爸爸还隔三差五地找他来谈黎簇的学习,顺便还来讨过作业,只不过两日,黎簇爸爸就再也没来了。

是有点儿可疑啊。

“那该怎么办,报警吗?”齐桓放下茶杯,眉毛紧锁,右手的中指在办公桌上轻轻敲击着。

“齐……老师,不……不能报警!”苏万连忙夸张的摆了摆手,“绑架鸭梨的人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做出对……对鸭梨不利的事情的!”

苏万一口气说了出来,并向杨好看去,只见杨好的目光好像要吃了他般。

“怎……怎么了?”苏万又看了看齐桓。

齐桓的眼神微闪,笑了笑说:“你是说你知道黎簇是被绑架的?”

杨好:我c,苏万你可以的,不是说不告诉老师吗?!

新月饭店

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现代式的灯光却破坏了这里的气氛,似乎只充满了复杂的味道。

坐在梨花木椅上的张日山正沏着茶,茶雾缓缓升起,香气四溢,一闻便是上好的龙井。

“坐下吧!”张日升抬头向前方站立的人示意着自己对面的位置。

坎肩看了看前面那个男人,便面无表情地坐下了。

半晌过后,两盏龙井茶摆在了两人面前。

“坎肩兄,你来新月饭店也有几天了吧?”张日山抿了一口茶,微微挑起眉毛。

“好像是……是的。”坎肩朝张日山憨笑,然后有些紧张地把茶一口闷下去,于是他便被烫到了。

“张会长,好……好茶啊!”坎肩硬撑着说道。

张日山笑了一下,说:“听闻坎肩兄跟了你老板很长时间?”

“不……不敢与会长称兄道弟,”坎肩的手轻摸了一下桌子,“我的确跟了老板几年。”

“那你老板所谓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呢?”张日山一针见血地说道,只见他勾起嘴角看向坎肩。

“会长……我……”坎肩被问得有些措不及防。

“打从吴邪让你来找我,就料定我会帮他,”张日山说着喝完了剩下的半盏茶,“可我却要寻得这个原因。”

“……”坎肩只能朝张日山笑了笑。

“不过,毕竟吴邪还需要我这个老人家帮忙,就算现在不告诉,以后我也肯定能知晓。”张日山放下翠青色的茶杯,摸起了中指。

“张会长,我是真的不知道。”看见尽量心平气和地说,心想:就……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吴老板可是我的亲老板。

“我们九门中的人可能都在你老板的计划之中,也就是所谓的局中人,不过我会有把握脱离他这个局。”张日山没有理会坎肩的话,反正他对现在的计划没有兴趣。

现在这个局不能脱离,张日山还不知道这个局到底要牵扯多少人进来,也不太确定吴邪的目的。呵,这个世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谁也不能料定前面的路到底是什么,也许是万丈深渊,也许是看似飘渺的渴望。

而张日山到底是想做什么呢?是继续守护佛爷的古潼京,还是渴望那个人……


学校办公室

“什么盗墓贼,什么吴邪,什么女医生……”齐桓听完他们的解释起身吐槽道,心说:这两个小兔崽子开我玩笑吗?

“齐老师,鸭梨是真的被绑架了,我们刚才骗您是不太想麻烦您的!”苏万可怜兮兮地说道。

“是啊老师,您就信我们一回吧!”杨好用他千年一遇的委婉语气说道。

“可是现在又能怎么办,我信你们又有什么用呢?”齐桓无奈地问道。

“齐老师,我们现在打算去新月饭店探一探,”苏万松了一口气,又问:“齐老师您去吗?”

“当然去,我可得看紧你们俩,免得你们像黎簇那样被绑架,那我罪过可就大了!”齐桓掐起腰来大声说道。

“好好好!老师,我们马上就去!”苏万抬起脚就走。

“什么?!那么快!”




#填坑是个技术活
#我年纪还小,别对我期望太高😜

L月之触不可及(续四)

剧版人设,L重生向





晚夜的天已经黑透了,几点疏星遥缀云畔。

英国郊外别墅

偌大的客厅只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目光无奈地看着桌子上摆的文件。

“什么时候才能看完啊,L真是的……”穿着浅色毛衣的夜神月翻动着手里的资料。

“考公务员的时候也没像怎么刻苦啊。”夜神月放下资料,躺在沙发上。

这些文件资料是L专门叫人准备的,说什么三天内要看完,什么乱七八糟的,不就是一些什么侦探素养、知识之类的,而且还要考试。夜神月揉了揉头,他就不信L也看过。

二楼卧室

“L,点心来了。”渡轻轻地打开房门走到L坐的沙发面前,他把果冻和饼干放在了茶几上。

“渡,月在做什么?”L抬起头看向渡。

渡看了看L,说:“夜神月还在看你给的那
些资料,呃,已经是第二天了。”

“渡,”L咬了一口饼干,眨着无神的大眼睛,“我这样做……真的好吗?”暖黄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精致无暇。

L回顾了这几天自己的所作所为,第一次感觉他的处事没有了章法。

“你也确实对夜神月有点儿严厉,什么人能在三天之内看完那堆资料,”渡顺应着说道,然后看见了L停止了吃饼干,并且紧紧的盯着他。

渡顿了顿道:“好吧,L,人都会在某种情况下做出连自己都惊讶的事情,不过这一切都是自然章法的选择。既然选择了那一步,就应该毫无顾虑地走下去,去顺应它,即使它会让你后悔。”

“毕竟,你可是L啊。”渡朝L笑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

之后,面无表情的L一口一口地吃完了饼干和果冻,他站起来,双手放在身后,走出了房间。

L顺着二楼走廊旁的栏杆低头向一楼的大厅看去,夜深月正躺在沙发上,一本厚厚的资料盖在了他的脸上。

睡……着了吗?

L歪了歪头,走下了一楼,他慢步到了夜神月的面前伸出手将那本资料拿了下来,然后他坐在了夜神月旁边随意翻了翻。

“L……L!”夜神月猛一惊醒,向右看到了坐在旁边的L。

“月看书看得挺仔细的。”L看了夜神月一眼,随后又看向手里的资料。

“L,我可……可以解释……”夜神月站了起来,手足无措地说道。

“月很累吗?”L打趣道。

“不,L,我一都不累,”夜神月伸出手拿走L手中的资料,“我保证明天肯定能看完并且记住,L你后天随便考我。”

“哦,什么?”L装作没听见的样子看着夜神月因着急而发红的脸蛋。

似乎被看透心思的夜神月烦闷地坐到沙发上并且顺着弧度躺在上面闭了眼睛,心想:我只是想好好通过这次所谓的基本考试,怎么越看越困呢?

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夜神月,毕竟从昨天到今天他都没合过眼。

L眼神微闪,他有一个想法。

闭着眼睛的夜神月忽然感觉嘴唇上有个柔软的东西,他睁开眼惊讶地看着面前L第二次放大的脸。这次L的脸离他更近了,近到L的嘴唇碰到了他的嘴唇,而且L稍微用了力道。

那个吻只停留了几秒。

L直起身,勾起嘴角说:“鼓励月的。”然后笑着上了楼。

夜神月抬起头看着L的背影,丝毫没有理会刚才的事,他的神情有些复杂。

L是笑了吧,他真的好久没笑了。

夜神月似乎也开始沦陷,为何说也呢,因为已经有个人为他沦陷了……

二楼卧室

L走入房间靠在了门上,再一次笑了起来。

我不会后悔的……




#来填坑😁






「南妮湾」你好,陌生人

尹南风x梁湾,御姐南x傻白甜湾
百合cp,蜜汁配
南山,梁山看过来
不要吵,不要撕,我让你们来和好
不要恶心,不要吐槽(给您打个滚😳)
纯属娱乐,高兴就行😁







早上

七点

新月饭店辉煌依旧。

尹南风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她的目光一直射向前方的大大门,笔直笔直的。声声慢和罗雀看到她也感觉是忒瘆人。

这时尹南风心里是这么想的:呵,我这么大的老板居然会坐在这里没事干,不科学啊,老不死那为什么天天有人折腾?

抿了一口茶后,尹南风的目光转向了声声慢,然后她的嘴角弯了起来,声声慢顿时感到有些莫名的恐慌。

“你,过来。”尹南风眯了眯眼,直直地盯着声声慢。

“老板,怎么了?”声声慢有些无力地走了过来,心说:老板今天是怎么了?

尹南风咬了咬嘴唇,仿佛在下什么决心一样,果断地说:“咱俩过过招。”

“不行啊老板,我只是个听奴,不会武功的,”声声慢刚开始很震惊,然后是着急地向罗雀看去,说:“老……老板,您让罗雀跟您比试吧,他功夫好。”

“这样也行,罗雀?”尹南风站起身来,看向罗雀。

“好……好吧。”罗雀行了行礼。

然后,过程,呃,省略

比试的结果就是尹南风成功地在双手上留下了几道血痕,是罗雀的钩子造成的。

“老板,你没事吧?”声声慢急忙走过去,又瞪了瞪静静待在一旁的罗雀,心想说:这个罗确是傻子吗?自己刚才明明比了好多眼色。

“没事。”尹南风握了握手,心说:怎么那么疼,这鱼钩子也太尖了吧。

“咱们去医院吧,我去找车。”说完声声慢急忙去叫车子了。

“哎……”尹南风无奈地看向声声慢的身影。






七点半

医院的大门慵懒地敞着,里面的阳光与灯光交汇一处,显露出医院独特的神秘。

梁湾眨着大大的眸子,独自在办公室的办公桌上趴着,心说:唉呀,黎簇到底能去哪儿呢?难不成真死……死了?于是她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叩叩叩……”

“谁啊?”梁湾走到沙发旁喝了一口水。

“梁姐,有病人专门的点你的名儿!”门外的小护士喊道。

“什么病人啊,不知道要挂号吗?!”梁湾有些烦闷。

“这个病人来历好像不一般。”小护士微微地打开门。

“那好,让病人进来,我来会会。”梁湾对小护士说,心说:哪个不是好歹的,竟敢点老娘的名字。

办公室的门彻底被打开了,一个女人缓缓走了进来,她身上穿着价格不菲的黑绒大衣,高高的红色鞋跟使那个女人的气场更加足了。

梁湾看向那个女人的脸,哼,长的倒是挺精致,就是抹了有点儿非主流的紫黑色唇彩,而且那个女人身后还跟来两个穿黑衣服的人,看样子好像是保镖。

然后那个女人高傲地对梁湾说:“你就是这里外科技术最好的医生梁湾吗?”

于是梁湾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气场彻底崩塌了,于是有些弱弱地说道:“是……是的。”

“那还不快给我看伤!”说着尹南风很自来熟地坐在梁湾旁边的沙发上,双手略微颤抖地伸了出来,而那两个保镖便识趣地退下了,还关上了门。

看着尹南风包的像木乃伊一样的双手,梁湾很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是不是医生啊?!”尹南风瞪了一眼,心说:都怪声声慢来的时候非得先包扎一下,哼,不是医生这块儿料就别乱说话。

“好好好!”梁湾把放在附近的医药箱拎了过来,心说:刚才那个气场超强的女人去哪了,这怎么像个小女人啊。

七点五十

梁湾蹲上来慢慢地拆开纱布,映入眼帘的便是女人手上的血痕,仔细看来还挺深的。梁湾抬起头看了看女人,可女人脸上依旧是那个德行,心说:她不疼吗?怎么感觉这手不是她的手似的。

很快,梁湾又拆开另外一只手的纱布,血痕很依旧在那白嫩的皮肤上,有点儿碍眼呀。

尹南风她不是不疼,而是碍于新月饭店老板的面子,就算在外人面前也要装作一点都不疼样子。这也是尹南风的个性显露之处,因为只有这个样子,别人才会不敢小瞧她这个女人。

尹南风姓尹,从小也受到过很多人的重视,且她小的时候也免不了许多皮肉之苦,因为能忍的人才能成为赢家。

“我的天呐,你不疼吗?”梁湾看着双手上的伤痕,又向上看了看尹南风。

“关你什么事儿,看你的伤口。”尹南风没好气地说。

“喂,我可是在关心你这个女人唉,”梁湾弯下头仔细地处理尹南风的伤口,“作为一个女人怎么能让自己的身体受伤害呢,这样不就不好看了吗?留疤了怎么办?而且作为女人要时刻保护好自己,不要玩儿刀弄枪的,不仅伤了自己也贬低了别人对自己看法嘛……”之后梁湾一边处理伤口,一边叨叨不休的,但语气里还是充满着对一个陌生人的关心。

尹南风不再回应梁湾的话,她只是有些好奇地看着梁湾,好奇她为什么对自己一个陌生人那么关心。因为梁湾是朝着她蹲下来的,所以尹南风可以好好观察观察她。

八点十分

阳光以不偏不斜的角度洒在梁湾身上,在她那身白色的衣服与金黄色的阳光渲染之下,使梁湾更加明艳动人。即使尹南风看不到他的脸,也能感受到她的热情。

梁湾的皮肤很白,再加上她那头略显金色的头发,总体感觉像是一个洋娃娃,很美丽的洋娃娃。

突然,梁湾抬起头朝尹南风露出一抹大大的微笑,就是这一笑,让尹南风的身体里好像缺少了什么,那个东西是火热的。

“喂,女人,包扎好了。”梁湾的声音叫回了愣神的尹南风。

尹南风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被很专业的手法包扎上了,还系了个蝴蝶结。

八点二十

之后两个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尹南风的目光紧紧盯着梁湾,这个目光倒像是尹南风看到好猎物的目光。

感受到目光的梁湾放下医药箱,看着尹南风说:“怎么了?结账可以去前台的。”

八点二十一

尹南风突然伸出手按住了梁湾的头。

八点二十一分一

尹南风倾上前狠狠地抱住梁湾,勾起了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八点二十一分一十二

梁湾不敢乱动,她怕误碰了尹南风受伤的手,重要的事梁湾现在的脑子嗡嗡作响。

八点二十一分四十一

“唔!”梁湾发觉自己的舌尖被轻轻咬了一口。

八点二十二

尹南风松开梁湾,留下了一个东西便满足地离开了。

八点二十三

梁湾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脑子有点儿懵。

八点二十五

梁湾带着有些震惊的心情看着尹南风留下的东西,是一张名片。

八点二十五分六秒

“新月饭店尹老板,尹—南—风!”







#不好意思,该了名字
#文写好了,我没有骗你们
#我是第一个开南妮湾文的哟😊






「沙海•副八」平行世界

神奇脑洞
副八cp
百岁八,失忆八
梗概:失忆八,百岁人生,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叫作齐桓,然后,你们懂的
张副官,百岁山,位于新月饭店,叫作张日山,然后,你们懂的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光顾校园,植物们舒服地卧在草地上,学生们陆陆续续地进入班级。

“齐老师!”一个中老年人喊道,随后他快跑着追上了前方几十米远的人。这是高三教学楼的走廊,平日里是没有学生出来游荡的,特别是清晨,所以这个中老年人的话并不引人注目。

“杨老师,慢点儿。”齐桓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杨精密,心说:这个班主任真是的,一把年纪了,还学小年轻跑步。

杨精密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包类似资料什么的东西,说:“齐老师,这是才收到的高考语文复习资料,拿好了啊!”说完立马抓住齐桓的手,拍在上面。

然后杨精密向左看去,喊道:“曹老师!”于是又跑了过去。

齐桓看着手中的复习资料,心说:杨老师实在太敬业了。

齐桓,一名在校的高中语文老师,现在在黎簇的班级任教,具体身世不为人知。

他接过资料后,便进入了班级。话又说回来,其实他接手的毕业班的整体班风还是蛮不错的,除了两个复读生。

齐桓边想着边走到讲桌旁,他向最后排瞄了瞄,那个叫黎簇的复读生好久没有上课了,真担心他的学业。反正总的来说,复读生就剩下那个叫苏万的了,不过那个苏万最近好像也无精打采的,难道又出了什么事吗?

不过最后齐桓还是开始了他的授课过程。




张日山打发走了李取闹和齐案眉后,便回到办公室内坐在了椅子上,心说:这两个人是怎么了,每天都来这么一出,一唱一喝的。

叫下人退去后,张日山摘下眼镜,取出鹿皮,放在桌子上慢慢地擦拭着。眼镜被微亮的阳光铺洒,反射出了与平日里不同寻常的情愫,张日山弯下头静静地看着手里的眼镜,黑色的镜框与他瞳孔的颜色如出一辙,相互交辉出旧日的色彩。

“八爷……”

张日山启唇说了两个他许久未说出的字眼。

张日山那坚实的身影在日光下竟透露出些许凄凉,他不再像以前那个张副官老是依仗佛爷、八爷才能办事儿。他现在是九门协会张会长张日山,是个强大的人,拥有着不小的权利,并且暂居新月饭店。

可是再强大的人也会累,也会孤独,张日山活了一百多年,这一辈子惦念的除了佛爷,也只能数八爷了。在以前八爷总是与他说说话,拌拌嘴,但是八爷却在那年的战争中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张日山曾派人去寻过,可最终寻来的却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只言片语和尸骨无存的猜想罢了。

现在的张日山想八爷了,想得紧。

时间转动许久,指针偏斜,数字忽大。张日山放好了鹿皮,缓缓戴上眼镜,心说:对了,八爷好像说过我戴眼镜很好看。

张日山迈着步子走到门前,朝阳的弱光笼罩着他,他瞬间退去了凄凉与孤独,他的身影只剩下了责任,作为张家人的责任。







“齐老师好!”

“好好好!”

齐桓微笑着回应,作为一个老师,态度必须诚恳。

今天下午没有课,该好好放松一下了,齐桓想着向校门口走去。忽然齐桓看见了两个熟悉的人,就在不远处的草坪上。

“哎?那不是苏万和隔壁班的杨好吗?”说着齐桓向他们的方向走去,为了能避免他们发现,齐桓藏到了附近绿化带大树旁。

其实也不能怪齐桓那么严谨,关键是他听说了杨好那点儿破事儿,苏万这个复读生可不能被杨好带坏呀。

但是这一听不要紧,却听到了关于黎簇的事情。



“怎么办,怎么办?!”苏万的胳膊有些颤抖。

“我能怎么办呀!”杨好戴正帽子说。

“我也不知道啊,鸭梨他到底能去哪呢?”说完,苏万突然眼前一亮,猛地掏出手机。

“怎么了?”杨好看了看苏万。

“你看!”苏万翻出一张照片。

“这是?”杨好看向照片,上面有三个人,并且那三个人身后还有一座古式房子,叫新月饭店。

“这个地方可能与鸭梨有关。”苏万斩钉截铁地说道。

“所以……”杨好比了一个手势。

“没问题,只要好哥陪我去,钱什么的都没问题!”苏万激动地说。

“得嘞,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啦!”杨好爽快地对苏万说。

“什么舍命陪君子,带我一个君子呗!”齐桓突然走到他们中间,双手一把搂住他们的肩膀。


“齐……齐老师!!!”








#可能会有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