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九儿

粉bl,gl,gb(注意不是bg)

【瓶/簇邪】醒梦流亡

七夕贺文,短篇
瓶邪,簇邪,分开叙述
读沙海2有感





汽车仍在川藏线路开着。

吴邪闭着眼睛,不过却尽力使他沐浴在穿透率极高的阳光之下。



“吴邪。”略微沉闷的声音响起。

吴邪猛地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已处于茫茫白雪之中,而前方的不远处有一抹熟悉的身影。

慢慢的,那个身影出现在了吴邪的视线范围之内。

“闷……闷油瓶?!”吴邪的腿有些颤抖。

漫漫银花落,飘过两人肩

吴邪一步一步地向张起灵的方向走去,他的那颗沉睡在恶魔之中的心脏渐渐被唤醒,老成的目光也化为柔和的,似以前的那般天真无邪。

穿着蓝色连帽衫的张起灵一如既往地用着平淡的眼神看着吴邪。

两人无言,思绪万千

可吴邪内心却明白,这……是个梦。

看着面前熟悉的人,吴邪愈发笃定。

“小哥,我知道这只是个梦,但是你知道吗?我!吴邪!我……已经给那些人铺下了天罗地网,等你出来就看可以看到我的成果……”吴邪的眼神突变,似乎有变成了那个历经沧桑,满心恨意的恶魔。

但他却说出了这几年从未说过的话。

静静站立的张起灵忽然伸出手紧紧地抱住
吴邪,语气不再是那样平淡。

“吴邪……你变了……”

寂静无声,只为故人。

吴邪沉默了许久。

“不,我没变……”

“我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能接你回家……”

“为了能摆脱我们这辈人的宿命……”

“为了我们能好好活着……”



突然,吴邪眼前的人消失了,但不过身旁的风景依旧是白色的,只是从雪变成了沙子。

“吴邪!”青春亮力的声音响起。

吴邪他转过身看到了坐在白色沙丘上的黎簇。

吴邪自己心里清楚,曾经美好的少年如今被他摧残成了什么样子,但他知道若成大事就必须牺牲一些人的利益,包括素不相识的人。

黎簇身上都是些白色的沙子,不过却掩盖不了他脸上满满的笑容。

“吴邪,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了,你有什么表示吗?”黎簇缓缓站起身来,顺便还用手拍了拍衣服。

“我保证我会让你安全回家。”吴邪又变成了大人教小孩模样,口气不容别人拒绝。

“我是说除了这个的其他表示。”黎簇靠近吴邪,依旧笑道。

“什么……”吴邪似乎明白了什么。

黎簇忽然把吴邪扑倒了,并且还按住了吴邪的手腕。

“吴老板,亲一个呗!”黎簇眯了眯眼。

随后黎簇猛地咬住了吴邪的嘴唇,狠狠地吻着,他不想让吴邪拒绝,他吃了那多的苦,是该让吴邪还回来了。

吴邪轻轻地抱着黎簇,他没有反抗,他就静静地承受着黎簇的动作。

“呼呼……呼。”黎簇松开嘴大口地喘气,然后他弯下头注视着吴邪的眼睛。

“吴邪,我会帮你的……”

“我喜欢……你这个吴老板……”

吴邪看着黎簇。


“我想要你好好活着……”



“老板,到休息站了!”王盟看向后座的吴邪。

吴邪睁开双眼,目光沉寂。

“知道了……”





#吴邪:大家好,七夕节快乐!
张起灵:七夕,好。
黎簇:七夕节别打光棍儿哦!

#可能……不虐吧😄
















沙海•什梦

沙海邪视角





不知道为什么,我站在了沙漠之上。

水已经喝完了,我的水壶干净得可以反射太阳毒人的光,沙漠上的沙子也因此热的发烫,即使我穿上了厚厚的靴子,而我的眼睛就快被沙子刮得睁不开了。

我感觉嘴唇火辣辣的,抿一下,就能直接清楚它的干裂程度,而且似乎有一股淡淡的铁锈味儿,估计是出血了吧。

我确定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片沙漠,但是我不会让它变成最后一次,因为在这赤赤沙漠之中,有我要探寻的秘密。

不过这次我只是来探一下路,没想到便被一个戴面具的坑到这里,我已经好久没有尝到被欺骗的滋味了,那个人说的话我是相信的?靠,真他娘倒霉!

漫漫黄沙无边,渐渐的,我被搞得晕头转向,开始了奇葩的蛇形走位。随着风沙愈演愈烈,我的手脚不听我的使唤,被风的手臂推向更远的前方,我只能闭上眼,尽可能减少风沙对我的伤害。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我走着走着,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反正我是滚下了刚才走上了斜坡,真的好高。

这一折腾,我连动都不能动,任凭大漠中的黄沙掩埋。

我的脑袋昏昏沉沉,在失去意识之前,我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刀,还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吴邪!”

是那个人。



“吴老板!吴老板!”

我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俏的面孔。

是黎簇。

黎簇见我醒了,连忙搀着我坐了起来,背后靠着沙漠中极少的岩石。

“他们人呢?”我看了看四周,只有几匹无人看管的骆驼。

“王盟他们几个到前面探探路了,”黎簇好像故意不看着我,可他又猛地转过头来,纳闷道,“哎吴老板!你就不想知道你是怎么躺在这里的吗?”

“探个路需要那么多人?”我也故意不回答黎簇的话。

“不知道!”黎簇气呼呼地拍了拍衣服,站了起来。

呵,小孩儿,我觉得无趣,掀开身上不知道是谁的衣服,便要起身,可能是躺得太久,快起来的一瞬间又坐了回去。

不知什么时候,我面前出现了一只手,黎簇没有说什么,只是向我伸着手。

我握住黎簇的手,他一拉,我便顺着他的力度站了起来,向他露出了个痞子笑,然后转过身来。

“该上路了!”我的四周都被大片大片的黄沙覆盖了,原来我一直在这里,不是吗?

远处的人们渐渐靠拢过来,是啊,该上路了。




纯粹激情写作
今晚沙海开播了,好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