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九儿的深深

最近粉周深小哥哥

萌bl,gl,gb

人间双格

        

       

闭上眼睛,你会看到不一样的世界

也许你听到了婴儿呱呱坠地的声音

又或许闻到了芬芳花香,清爽草香

可能你何能尔,内心偏远

那个世界让你笑了

许你听到了罪犯狂妄无比的笑声

又或许你闻到了浓烈入鼻的血腥味

可能你无动于衷,心灵贴近

那个世界让你无奈了

        

闭上了眼睛,选择一个世界吧

是纯洁无暇,还是罪恶万分

处于中间?

         

一人双格,善恶两面

善恶难辨,人心不变

   

人间双格





       



异空录

               
         二,碎觉  片段1
              

月光濒逝,朦胧暗淡,星星点点的光芒早已与将亮的天空融为一体,它们只期待天呀,晚亮一些啊...

   

天色初透,半露光彩,整座镇子如匍匐的野兽开始呼吸起来,接着空气也活泼起来,在这镇子的一处宅子里,粉嫩的桃花,随缕缕微风,飘扬纷飞,散落在院子各处。

   

斜斜的,淡淡的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窗隙,正巧洒落在一名正对着铜镜傻笑的女子身上,她叫张有桃,是一名待字闺中的千金小姐,年芳十五。

   

铜镜映照出她的模样,黛青的柳眉缀在她那桃花般的脸庞,浓墨却又不失光彩的眼睛,嫩红的嘴唇,白皙的皮肤,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而那一抹傻笑更能展现出她的天真与烂漫,张有桃身着一袭浅蓝色的纱裙,又套了那翠绿的宽袖背子,只在衣襟上以粉色桃花花边做装饰,且领子一直通到下摆,更衬的她容姿清丽夺人,未失半点脂粉的肌肤艳若桃李,头上缀着蝴蝶花形的头饰,墨色秀发披肩,好一位美人胚子!

   

“不知道沐哥哥会…陪我去看花灯吗?”有桃看向窗外的桃花轻声道 。

     

苏沐,一位将要取功名的寒门子弟,自小便奋力读书,是夭桃喜欢的人,是她的心上人。

   

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郎静静地伫立在沂水河畔,他的目光一直停留那清澈的河水里,不知怎么了,一片桃花花瓣顺着风儿飘在他的面前。

   

“这是……桃花?”苏沐轻声地说,他的目光转向不远处镇子里的那处宅子,满目尽是温柔。

  

“有桃,你放心,”苏沐对着那片桃花花瓣说,“待我回来之日,便是我迎娶你之时。”说罢,苏沐眼里充满着坚定,是什么在支撑着苏沐。

   

不久,沂水河畔已无身影,只见那草地上还留着一片花瓣,是鲜红的桃花,是一个人的思念,也是一个人的等待。
    
   

天色已过半,正是晌午,可外面的喧哗声却从未减半。

   

天桃依旧坐在窗前,用着手托着脸颊,看向窗外的桃树,她的目光一直盯着桃树,似乎想要看出个花来,她在等待。

   

被点燃的檀香在夭桃的房里,弥漫开来,那一缕缕的檀烟,使夭桃的身影愈发单薄。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走了进来,看了看坐在窗前的夭桃,叹了口气,说:“小姐,夫人和老爷都准备好了,大家伙儿也都准备好了,该去一趟花市了。”

   

“李妈,您是从小把我带到大的,”说完夭桃垂了垂眉头,“您应该明白我的。”
      
    

女儿的情意总是很难猜出来,随着老人的叹气,夭桃的眼眸愈加深邃。
      
     

“他一定会来的……”

      

因为,这是夭桃最后的希望。

    
 

异空录

                  一,序
       

夕阳如火,晚霞似血,整个天空被浓浓的血色覆盖着,散发出似有若无的神秘感。
     

      

不知在何时,远方本该坠落于西山的夕阳,夕阳旁本该消散于天幕的彩霞,仿佛有些不按自然规律的停留在天边,但是这些怪异的景象还不足以惊动印玄镇里繁荣的街市。
    

       

这一天是上元节,每家每户都喜庆的很,甚至还有放炮竹,劈哩啪啦的,让人的心情也随之沸腾起来。

       

而那些深居在闺阁里的干金小姐们早就耐不住寂寞,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身上穿的纱衣丝裙比平常的绫罗绸缎更加光彩夺目、美艳动人,现在若是有已经加冠的小伙子,心里肯定是躁动无比。话又说回来,姑娘们这么迫不及待地打扮,是要去哪里呢?
      

      

花市是每年过节的最好去处,它不仅有玫瑰、月季、郁金香、牡丹等各种花卉,而且又是烟火最密集的地点,还有楼外楼、干陨阁、小霖殿等看烟火的最佳地点,它们也是有情人单独幽会的秘所,不过那些大户人家,官府贵人会提前包下
来的,准备欣赏即将燃放的烟火。
    

       

可奇怪的是,天还未有夜色。
     

       

被橘红色浸染的夕阳、拥有着五彩缤纷的晚霞依然在天际线上停留,不过一瞬间,仅仅在一瞬间全都消失了,连血色的天空顷刻之间变为浓浓的墨色。

        

漆黑的天空似妖烧的魅影散发着不同寻常的诱惑,白云因它而化为乌云,街市也因而它  愈发骇人。
  

        

不一会儿,第一滴雨水掉在街市狭小的角落     里,随即就接二连三地下起雨来,还好那雨并不大,但是当朦胧的细雨落在沥青路上的石板上时,发出带着滋滋声响的白零,而且那雨水似乎不只有水的纯色,还掺杂着些许淡红。
     

         

起初人们对着奇异的雨水一点儿也不在意,他们只在意这雨坏了他们的好事,纷纷都皱起了眉头,但是后来,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