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九儿

粉bl,gl,gb(注意不是bg)

【副八】七夕情话

七夕贺文,短篇对话剧场
副八cp不变😁😁



新月饭店       晚    七点

张日山办公室

齐桓:(走进办公室)张副官~

张日山:注意点儿影响,我现在可是九门协会张会长。

齐桓:(一把掐起张日山的耳朵)呦!张日山!长能耐是不是?!

张日山:哎!八爷轻点儿,我……我错了!(抱住齐桓的腰)

齐桓:哼,男男可授受不亲啊,你怎么不去抱那个尹小姐和那个梁什么湾的?(扯开张日山的手)

张日山:今天是七夕,我……我想陪着你。(对着齐桓憨笑)

齐桓:(笑眯眯地看着张日山)呦,你还知道今儿个是七夕啊,那你上午怎么还去找梁医生那儿啦?!

张日山:(再次憨笑)那是剧情需要,我还是想陪着你……

齐桓:那你可别陪着我,昨天我可看见那个尹南风亲了梁医生啊,你再不出手恐拍怕就……(朝张日山笑了一下)

张日山:她们俩在一块儿正好,那我们就不怕被人打扰了。(说罢便抱着齐桓亲了上去)

齐桓:唔……

然后,一夜,呃,很销魂😜



齐桓: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张日山:嗯,七夕快乐。(一直看着自家媳妇)

齐桓:正经点儿(瞪着张日山)

张日山:好的,老婆!嗯,祝大家在七夕找到对的人。



#呃,算甜✌

L月之触不可及(续四)

剧版人设,L重生向





晚夜的天已经黑透了,几点疏星遥缀云畔。

英国郊外别墅

偌大的客厅只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目光无奈地看着桌子上摆的文件。

“什么时候才能看完啊,L真是的……”穿着浅色毛衣的夜神月翻动着手里的资料。

“考公务员的时候也没像怎么刻苦啊。”夜神月放下资料,躺在沙发上。

这些文件资料是L专门叫人准备的,说什么三天内要看完,什么乱七八糟的,不就是一些什么侦探素养、知识之类的,而且还要考试。夜神月揉了揉头,他就不信L也看过。

二楼卧室

“L,点心来了。”渡轻轻地打开房门走到L坐的沙发面前,他把果冻和饼干放在了茶几上。

“渡,月在做什么?”L抬起头看向渡。

渡看了看L,说:“夜神月还在看你给的那
些资料,呃,已经是第二天了。”

“渡,”L咬了一口饼干,眨着无神的大眼睛,“我这样做……真的好吗?”暖黄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精致无暇。

L回顾了这几天自己的所作所为,第一次感觉他的处事没有了章法。

“你也确实对夜神月有点儿严厉,什么人能在三天之内看完那堆资料,”渡顺应着说道,然后看见了L停止了吃饼干,并且紧紧的盯着他。

渡顿了顿道:“好吧,L,人都会在某种情况下做出连自己都惊讶的事情,不过这一切都是自然章法的选择。既然选择了那一步,就应该毫无顾虑地走下去,去顺应它,即使它会让你后悔。”

“毕竟,你可是L啊。”渡朝L笑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

之后,面无表情的L一口一口地吃完了饼干和果冻,他站起来,双手放在身后,走出了房间。

L顺着二楼走廊旁的栏杆低头向一楼的大厅看去,夜深月正躺在沙发上,一本厚厚的资料盖在了他的脸上。

睡……着了吗?

L歪了歪头,走下了一楼,他慢步到了夜神月的面前伸出手将那本资料拿了下来,然后他坐在了夜神月旁边随意翻了翻。

“L……L!”夜神月猛一惊醒,向右看到了坐在旁边的L。

“月看书看得挺仔细的。”L看了夜神月一眼,随后又看向手里的资料。

“L,我可……可以解释……”夜神月站了起来,手足无措地说道。

“月很累吗?”L打趣道。

“不,L,我一都不累,”夜神月伸出手拿走L手中的资料,“我保证明天肯定能看完并且记住,L你后天随便考我。”

“哦,什么?”L装作没听见的样子看着夜神月因着急而发红的脸蛋。

似乎被看透心思的夜神月烦闷地坐到沙发上并且顺着弧度躺在上面闭了眼睛,心想:我只是想好好通过这次所谓的基本考试,怎么越看越困呢?

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夜神月,毕竟从昨天到今天他都没合过眼。

L眼神微闪,他有一个想法。

闭着眼睛的夜神月忽然感觉嘴唇上有个柔软的东西,他睁开眼惊讶地看着面前L第二次放大的脸。这次L的脸离他更近了,近到L的嘴唇碰到了他的嘴唇,而且L稍微用了力道。

那个吻只停留了几秒。

L直起身,勾起嘴角说:“鼓励月的。”然后笑着上了楼。

夜神月抬起头看着L的背影,丝毫没有理会刚才的事,他的神情有些复杂。

L是笑了吧,他真的好久没笑了。

夜神月似乎也开始沦陷,为何说也呢,因为已经有个人为他沦陷了……

二楼卧室

L走入房间靠在了门上,再一次笑了起来。

我不会后悔的……




#来填坑😁






「南妮湾」你好,陌生人

尹南风x梁湾,御姐南x傻白甜湾
百合cp,蜜汁配
南山,梁山看过来
不要吵,不要撕,我让你们来和好
不要恶心,不要吐槽(给您打个滚😳)
纯属娱乐,高兴就行😁







早上

七点

新月饭店辉煌依旧。

尹南风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她的目光一直射向前方的大大门,笔直笔直的。声声慢和罗雀看到她也感觉是忒瘆人。

这时尹南风心里是这么想的:呵,我这么大的老板居然会坐在这里没事干,不科学啊,老不死那为什么天天有人折腾?

抿了一口茶后,尹南风的目光转向了声声慢,然后她的嘴角弯了起来,声声慢顿时感到有些莫名的恐慌。

“你,过来。”尹南风眯了眯眼,直直地盯着声声慢。

“老板,怎么了?”声声慢有些无力地走了过来,心说:老板今天是怎么了?

尹南风咬了咬嘴唇,仿佛在下什么决心一样,果断地说:“咱俩过过招。”

“不行啊老板,我只是个听奴,不会武功的,”声声慢刚开始很震惊,然后是着急地向罗雀看去,说:“老……老板,您让罗雀跟您比试吧,他功夫好。”

“这样也行,罗雀?”尹南风站起身来,看向罗雀。

“好……好吧。”罗雀行了行礼。

然后,过程,呃,省略

比试的结果就是尹南风成功地在双手上留下了几道血痕,是罗雀的钩子造成的。

“老板,你没事吧?”声声慢急忙走过去,又瞪了瞪静静待在一旁的罗雀,心想说:这个罗确是傻子吗?自己刚才明明比了好多眼色。

“没事。”尹南风握了握手,心说:怎么那么疼,这鱼钩子也太尖了吧。

“咱们去医院吧,我去找车。”说完声声慢急忙去叫车子了。

“哎……”尹南风无奈地看向声声慢的身影。






七点半

医院的大门慵懒地敞着,里面的阳光与灯光交汇一处,显露出医院独特的神秘。

梁湾眨着大大的眸子,独自在办公室的办公桌上趴着,心说:唉呀,黎簇到底能去哪儿呢?难不成真死……死了?于是她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叩叩叩……”

“谁啊?”梁湾走到沙发旁喝了一口水。

“梁姐,有病人专门的点你的名儿!”门外的小护士喊道。

“什么病人啊,不知道要挂号吗?!”梁湾有些烦闷。

“这个病人来历好像不一般。”小护士微微地打开门。

“那好,让病人进来,我来会会。”梁湾对小护士说,心说:哪个不是好歹的,竟敢点老娘的名字。

办公室的门彻底被打开了,一个女人缓缓走了进来,她身上穿着价格不菲的黑绒大衣,高高的红色鞋跟使那个女人的气场更加足了。

梁湾看向那个女人的脸,哼,长的倒是挺精致,就是抹了有点儿非主流的紫黑色唇彩,而且那个女人身后还跟来两个穿黑衣服的人,看样子好像是保镖。

然后那个女人高傲地对梁湾说:“你就是这里外科技术最好的医生梁湾吗?”

于是梁湾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气场彻底崩塌了,于是有些弱弱地说道:“是……是的。”

“那还不快给我看伤!”说着尹南风很自来熟地坐在梁湾旁边的沙发上,双手略微颤抖地伸了出来,而那两个保镖便识趣地退下了,还关上了门。

看着尹南风包的像木乃伊一样的双手,梁湾很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是不是医生啊?!”尹南风瞪了一眼,心说:都怪声声慢来的时候非得先包扎一下,哼,不是医生这块儿料就别乱说话。

“好好好!”梁湾把放在附近的医药箱拎了过来,心说:刚才那个气场超强的女人去哪了,这怎么像个小女人啊。

七点五十

梁湾蹲上来慢慢地拆开纱布,映入眼帘的便是女人手上的血痕,仔细看来还挺深的。梁湾抬起头看了看女人,可女人脸上依旧是那个德行,心说:她不疼吗?怎么感觉这手不是她的手似的。

很快,梁湾又拆开另外一只手的纱布,血痕很依旧在那白嫩的皮肤上,有点儿碍眼呀。

尹南风她不是不疼,而是碍于新月饭店老板的面子,就算在外人面前也要装作一点都不疼样子。这也是尹南风的个性显露之处,因为只有这个样子,别人才会不敢小瞧她这个女人。

尹南风姓尹,从小也受到过很多人的重视,且她小的时候也免不了许多皮肉之苦,因为能忍的人才能成为赢家。

“我的天呐,你不疼吗?”梁湾看着双手上的伤痕,又向上看了看尹南风。

“关你什么事儿,看你的伤口。”尹南风没好气地说。

“喂,我可是在关心你这个女人唉,”梁湾弯下头仔细地处理尹南风的伤口,“作为一个女人怎么能让自己的身体受伤害呢,这样不就不好看了吗?留疤了怎么办?而且作为女人要时刻保护好自己,不要玩儿刀弄枪的,不仅伤了自己也贬低了别人对自己看法嘛……”之后梁湾一边处理伤口,一边叨叨不休的,但语气里还是充满着对一个陌生人的关心。

尹南风不再回应梁湾的话,她只是有些好奇地看着梁湾,好奇她为什么对自己一个陌生人那么关心。因为梁湾是朝着她蹲下来的,所以尹南风可以好好观察观察她。

八点十分

阳光以不偏不斜的角度洒在梁湾身上,在她那身白色的衣服与金黄色的阳光渲染之下,使梁湾更加明艳动人。即使尹南风看不到他的脸,也能感受到她的热情。

梁湾的皮肤很白,再加上她那头略显金色的头发,总体感觉像是一个洋娃娃,很美丽的洋娃娃。

突然,梁湾抬起头朝尹南风露出一抹大大的微笑,就是这一笑,让尹南风的身体里好像缺少了什么,那个东西是火热的。

“喂,女人,包扎好了。”梁湾的声音叫回了愣神的尹南风。

尹南风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被很专业的手法包扎上了,还系了个蝴蝶结。

八点二十

之后两个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尹南风的目光紧紧盯着梁湾,这个目光倒像是尹南风看到好猎物的目光。

感受到目光的梁湾放下医药箱,看着尹南风说:“怎么了?结账可以去前台的。”

八点二十一

尹南风突然伸出手按住了梁湾的头。

八点二十一分一

尹南风倾上前狠狠地抱住梁湾,勾起了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八点二十一分一十二

梁湾不敢乱动,她怕误碰了尹南风受伤的手,重要的事梁湾现在的脑子嗡嗡作响。

八点二十一分四十一

“唔!”梁湾发觉自己的舌尖被轻轻咬了一口。

八点二十二

尹南风松开梁湾,留下了一个东西便满足地离开了。

八点二十三

梁湾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脑子有点儿懵。

八点二十五

梁湾带着有些震惊的心情看着尹南风留下的东西,是一张名片。

八点二十五分六秒

“新月饭店尹老板,尹—南—风!”







#不好意思,该了名字
#文写好了,我没有骗你们
#我是第一个开南妮湾文的哟😊






「沙海•副八」平行世界

神奇脑洞
副八cp
百岁八,失忆八
梗概:失忆八,百岁人生,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叫作齐桓,然后,你们懂的
张副官,百岁山,位于新月饭店,叫作张日山,然后,你们懂的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光顾校园,植物们舒服地卧在草地上,学生们陆陆续续地进入班级。

“齐老师!”一个中老年人喊道,随后他快跑着追上了前方几十米远的人。这是高三教学楼的走廊,平日里是没有学生出来游荡的,特别是清晨,所以这个中老年人的话并不引人注目。

“杨老师,慢点儿。”齐桓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杨精密,心说:这个班主任真是的,一把年纪了,还学小年轻跑步。

杨精密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包类似资料什么的东西,说:“齐老师,这是才收到的高考语文复习资料,拿好了啊!”说完立马抓住齐桓的手,拍在上面。

然后杨精密向左看去,喊道:“曹老师!”于是又跑了过去。

齐桓看着手中的复习资料,心说:杨老师实在太敬业了。

齐桓,一名在校的高中语文老师,现在在黎簇的班级任教,具体身世不为人知。

他接过资料后,便进入了班级。话又说回来,其实他接手的毕业班的整体班风还是蛮不错的,除了两个复读生。

齐桓边想着边走到讲桌旁,他向最后排瞄了瞄,那个叫黎簇的复读生好久没有上课了,真担心他的学业。反正总的来说,复读生就剩下那个叫苏万的了,不过那个苏万最近好像也无精打采的,难道又出了什么事吗?

不过最后齐桓还是开始了他的授课过程。




张日山打发走了李取闹和齐案眉后,便回到办公室内坐在了椅子上,心说:这两个人是怎么了,每天都来这么一出,一唱一喝的。

叫下人退去后,张日山摘下眼镜,取出鹿皮,放在桌子上慢慢地擦拭着。眼镜被微亮的阳光铺洒,反射出了与平日里不同寻常的情愫,张日山弯下头静静地看着手里的眼镜,黑色的镜框与他瞳孔的颜色如出一辙,相互交辉出旧日的色彩。

“八爷……”

张日山启唇说了两个他许久未说出的字眼。

张日山那坚实的身影在日光下竟透露出些许凄凉,他不再像以前那个张副官老是依仗佛爷、八爷才能办事儿。他现在是九门协会张会长张日山,是个强大的人,拥有着不小的权利,并且暂居新月饭店。

可是再强大的人也会累,也会孤独,张日山活了一百多年,这一辈子惦念的除了佛爷,也只能数八爷了。在以前八爷总是与他说说话,拌拌嘴,但是八爷却在那年的战争中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张日山曾派人去寻过,可最终寻来的却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只言片语和尸骨无存的猜想罢了。

现在的张日山想八爷了,想得紧。

时间转动许久,指针偏斜,数字忽大。张日山放好了鹿皮,缓缓戴上眼镜,心说:对了,八爷好像说过我戴眼镜很好看。

张日山迈着步子走到门前,朝阳的弱光笼罩着他,他瞬间退去了凄凉与孤独,他的身影只剩下了责任,作为张家人的责任。







“齐老师好!”

“好好好!”

齐桓微笑着回应,作为一个老师,态度必须诚恳。

今天下午没有课,该好好放松一下了,齐桓想着向校门口走去。忽然齐桓看见了两个熟悉的人,就在不远处的草坪上。

“哎?那不是苏万和隔壁班的杨好吗?”说着齐桓向他们的方向走去,为了能避免他们发现,齐桓藏到了附近绿化带大树旁。

其实也不能怪齐桓那么严谨,关键是他听说了杨好那点儿破事儿,苏万这个复读生可不能被杨好带坏呀。

但是这一听不要紧,却听到了关于黎簇的事情。



“怎么办,怎么办?!”苏万的胳膊有些颤抖。

“我能怎么办呀!”杨好戴正帽子说。

“我也不知道啊,鸭梨他到底能去哪呢?”说完,苏万突然眼前一亮,猛地掏出手机。

“怎么了?”杨好看了看苏万。

“你看!”苏万翻出一张照片。

“这是?”杨好看向照片,上面有三个人,并且那三个人身后还有一座古式房子,叫新月饭店。

“这个地方可能与鸭梨有关。”苏万斩钉截铁地说道。

“所以……”杨好比了一个手势。

“没问题,只要好哥陪我去,钱什么的都没问题!”苏万激动地说。

“得嘞,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啦!”杨好爽快地对苏万说。

“什么舍命陪君子,带我一个君子呗!”齐桓突然走到他们中间,双手一把搂住他们的肩膀。


“齐……齐老师!!!”








#可能会有后续😁







沙海•黑瞎子的cp


哦,喜欢黑花

但更喜欢花黑

为什么这么逆

没办法,我喜欢的总是辣么多

黑瞎子遇瓶、花必受

我的爱好,我怕谁

沙海•副八感想


就算沙海播了

也不能阻挡副八女孩

就算有南山夫妇

也不能阻挡副八女孩

就算有官方梁山夫妇

也不能阻挡副八女孩

就算沙海无八爷

也不能阻挡副八女孩




#道理都懂,😉

「研英」假如会相遇

研英向,微永研
东京(略)re剧情设
英失忆,微虐




永近英良轻松地呼吸着清爽的凉风,他骑着自行车沿金黄色的油麦田行使。他金黄色的头发似乎遮住了他的眼睛,不一会儿微风吹来,发丝散开,永近英良的眼睛便显露出来,是那样清澈无比。

这样美好的少年从未让人发现他曾经历死亡,不过那已是两年前的事了。

永进英良最近才搬到这件市区,他对这感到有些莫名的熟悉,但不是人山人海的马路,而是位于商业街角落的一所咖啡店。

其实永进英良是在搬家的时候恰巧看到那家咖啡店,只不过因为某些事情耽搁了几天。永近英良骑着自行车路过了各种各样的小店,最终在咖啡店前停了下来。

自行车安安静静的停在店门口,永近英良亮一进去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咖啡香,于是他四处看了看,看清晨的咖啡店只有两三个人在品尝,他挑了最里面又最靠近窗户的座位,从这里可以直接看到大门。

不一会儿,一个人站到永近英良面前,那是一个淡紫色头发的女孩,斜斜的刘海有些遮住她的右眼。永近英良没有注意到那个女孩的愣神,只觉得对女孩有些莫名的熟悉,就像对这间咖啡店一样。

点过咖啡后,那个女孩儿便走了,神情似乎有些复杂。

永近英良看向窗外的阳光,那金色的光线真的好美,也许闪亮的背后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吧。咖啡不知不觉已摆上了桌子,诱人的香味飘进他的鼻尖,他抿了一口,用心感受。




佐佐木绯世坐在靠大门不远的座位上,三个队友正在关心咖啡的好坏与名贵,他却不在意,因为他在意的是咖啡店。

来接带的女孩走开后,佐佐木绯世的泪水仍然停留在眼畔,他不知道为什么,其他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他以前的记忆吧。

佐佐木绯世知道他自己失去过记忆,但是喰种的本能和爱好却忘不掉,他曾多次渴望像正常人一样吃美味的食物,却总是对那些“食物”情有独钟。不过佐佐木绯世人明白自己的职责不就是除掉那些所谓的喰种吗,真是可笑。

一口咖啡涌入舌尖,佐佐木绯世耐心地品尝着,他知道咖啡对喰种来说是非常美味的,不过他清楚咖啡是比不过上级曾发给他的“食物”的,咖啡只能压制饿意。

佐佐木绯世知道这家咖啡店好像是喰种开的,他往后瞄了瞄,没有瞄到那个女孩却看到另外一个人,是金黄头发的男孩,坐在最里面有又最靠近窗户的那个男孩。

佐佐木绯世的眼睛凝视着那个男孩,为什么,为什么眼泪更多了。其他三个队友没有注意他,只是相互聊天,各自品尝。

永近英良喝完最后一口咖啡正要起身结账的时候,一个强烈目光射向他,他往目光来的方向看去,嗯,是一个黑白发色的男生,身上穿着特殊的白色制服,唉?居然是这里的“白鸽”。

那个男生好像很熟悉,那个男生流了好多眼泪,晶莹剔透的,即使他离得很远。

他屏住了呼吸,没有理会男生的注视,就结了账。

出了店门,人群更加拥挤,骑着车的永近英良强忍着那份不适,一直骑到了油麦田旁的那条小路上,他的眼泪流了出来,比之前那个男生流得好像更多,更狠了。

永近英良下了车,朝油麦田蹲了下来,手狠狠地捂住了眼睛。自行车倒了地,泪水透过他的指缝滴在裤子、地面上,晕开别样的色彩。

这个时候的小路没有人,只有永近英良轻微的哭声,是没有缘由的哭,是痛到心肺的哭,他想尽早结束这一切,可是眼泪却止不住。

许久,永近英良不在发出哭声,他抬起头来,前方空旷无人,他站起身来,转了过去,然后永近英良再次屏住了呼吸。




佐佐木绯世认真地看着面前哭成泪人的男孩,他刚才撇下了那三个队友独自跟着这个男孩,一直到了这个地方,他已经站在不远处看了好久好久。

佐佐木绯世摸上了男孩的脸,拭去了脸上的泪珠,他缓缓张开嘴唇。

“英……”

这个字突然跳了出来,使这两个人为之一震,没错,佐佐木绯世他自己也恍了神。

之后,他们两个都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

最后,不知道是谁先抱的谁,反正佐佐木绯世和永近英良紧紧相拥。



可能是距离太远,也可能是他们后面油麦田的光泽,使之(我)看不清他们是互相拥抱,还是相互亲吻……












#啊,这终究是我的一个梦😭















L月之触不可及(续三)

剧版人设,L重生向




一架白色的私人飞机在数千米的高空中穿梭,朵朵云彩都抹到了飞机那白色的外壳上,单调的颜色变成了彩色。

L在飞机内的豪华套间里看着电脑,上面播放了搞笑幽默节目,不过他尽量把声音调小一点,为了不影响他身后双人床上的人。也许是他担心夜神月,所以才这样守着他。

夜神月已经昏迷了整整一天了,难道是因为昨天毁了两个死亡笔记?

L关闭了电脑,转椅随着他的动作往后转去,并且他还顺手拆开了一个果冻,吸了一口,然后他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夜神月,好久了,他好久没那么安静了。



今天早晨七点,L坐在对策室的沙发上,双腿还像以前那样晃来晃去,就算夜神月的父亲夜神总一郎坐在对面。

“L,昨天的事情是为什么?”夜神总一郎问道,他那疲惫的眼角藏着数不清的怀疑与担忧。

“夜神先生,我已经抓到了犯人。”L的目光转向夜神总一郎。

“什么?!”夜神总一郎有些震惊。

“我已经抓到使用死亡笔记的人了。”L面不改色地说道。

“那月……”夜神总一郎紧紧地盯着L。

“月要跟着我去英国,协助我办理其他案件。”L凝视着夜神总一郎,“夜神先生不会希望淹没月的才华吧。”

“好……好吧。”夜神总一郎把话说了出来就准备离开时。L忽然站了起来,走向电脑桌前,说:“夜神先生,我会照顾好月的。”

夜神总一郎听完一顿。



其实夜神先生心里早就清楚了,每个人都有私心,连L也不例外。L想搞明白这次重生到底是为了什么,是战胜月,还是守护他。无论怎样,月终究是毁了数多人的杀人犯,可L却不想制裁月,L还是违背了自己的初衷。

不过这也是唯一的一次违背。




L依旧静静地看着夜神月,他那一身洁白的衣服似乎也像他一样,执着。当然,执着是作为一名侦探的基本素质。L站起身走到床边,微微弯下腰,目不转睛地看着夜神月。

L伸出手轻轻抚摸夜神月的脸,昔日整天伪装的面孔,现如今在自己的手下是那么纯粹、无害。不知为什么,L越来越靠近夜神月的脸。

夜神月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庞。

“L……”夜神月盯着越来越靠近的L,有些不自在,然后向旁边看了看,哎?自己刚才不是在对策室里吗?

L看着睁着大眼睛的夜神月,不慌不忙地直起身来,这样的月莫名有些可爱呀。

不一会儿,L又坐回了电脑桌前,盯着黑漆漆的屏幕说道:“月现在就在去英国的飞机上。”

“飞机?英国?”夜神月有些莫名其妙,“那基拉的案子……”

“基拉已经被抓住了。”L淡定地说道。

“什么?!”夜神月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明明昨天我还在对策室里,现在为什么连基拉都被抓了。

嗯,反应与夜神先生一样,L又吸了一口果冻,说:“没错,还有夜神先生已经答应我可以带你去英国协助办理其他案件。”

“那基拉呢?”夜神月反问。

“基拉的案子已经告一段落,请月不要再理会。”L扭过头来对夜神月说。

告一段落?为什么?基拉那么容易就被抓了?为什么不让他知道?夜神月用怀疑的目光看向L,于是就无法避免地与L对视起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他竟然要和L去英国办理案件。







#没错,夜神月失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