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九儿

粉bl,gl,gb(注意不是bg)

「沙海•副八」平行世界•五

神奇脑洞
副八cp
百岁八,失忆八
梗概:失忆八,百岁人生,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叫作齐桓,然后你们懂得
张副官,百岁山,位于新月饭店,叫作张日山,然后你们懂得







新月饭店

月光如水,轻轻揉碎在漫天的雨珠中,忽散飘零。

在饭店的某一处房间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他并没有闭上眼睛进行小小的休息,而是睁着大大的眼睛,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前方,些许乌青在他的眼边蔓延。

张日山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他不知道该思索些什么,也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这么无所事事,好像从见到那个男人离开之后就开始了。

张日山轻轻地摘下眼镜,小心翼翼地擦拭后并把它放好。他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梁,目光再次凝聚起来,这时他看的并不是前方,而是茶几上面的一份档案。

他拿起这份档案,下定决心般地拆开,并取出里面的几页纸,目不转睛地看了
起来。

过了些许时刻,张日生把文件直接丢到了茶几上,然后他站起身来,便迈步向门口走去。

几张纸零落的摆在茶几上,隐隐约约看到每张纸上都是同样的名字,同样的照片。

零星的微光洒在照片上,别样的斑辉勾勒出熟悉的轮廓。


公寓

挂在洁白墙壁上的圆钟数字变大了,齐桓把躺在沙发上自己拉到床上后,便闭上眼睛,把苏万、杨好与包裹的事情通通甩开了,留下了疲惫的身躯和烦闷的心情。

他就静静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被子被孤零零地冷落在一旁,仍穿着毛衣的齐桓没有耐心地摘下眼镜,柔和的脸部便显露了出来。

齐桓那墨黑如玉的眼睛缓缓睁开,狭长的睫毛规规矩矩的浅盖着眼睛,露出的深沉意味与皮肤上白皙的光泽揉和在一起,万千思绪疏展开来。

百年的时光竟然这样过去了?齐桓心想。

这慢长的时间已经让他换了许多地方,也错过了许多人情与感情。他当老师的目的就是希望经历的人多了,记忆也许就会很差吧,老师的公德很高,教育他人,培养他人,且经历过的人不计其数,于是他觉得这记忆也会忘得很快。

还有齐桓他不太与其他人太过亲近,怕交流出感情后,离开就会更加不舍。

但是他可能想错了,因为老师的工作就是需要交流感情的。

学生的敬重与爱戴让他很惶恐不安,再加上生活中相处的人,比如新月饭店里的张日山,齐桓感到对他尤为熟悉,自从那年的失忆后他就再没有对哪个人或事物熟悉了,但张日山是个例外。

难道我以前真的认识他吗?

不可能啊,那个叫张日山的明明就很年轻啊?!

也许他可能与我的情况一样呢?

……


到了第二天齐桓早早地与学校校长打了个电话,万分心痛地道了个理由想搪塞过去,他还说等过几天会把辞职信寄给校长。听了校长苍老又无力地同意声后,齐桓就挂掉了电话,无奈的心情只能他自己懂。

抚顺一撮翘起来的头发,啃着一块冷面包的齐桓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的公寓,然后便起身提了一旁的行李箱走到门口,打开了门后,顿时呆住了。

他打开门后看到的并不是寂静无人的走廊,而是一个男人,是那个张日山。

张日山穿着一身黑系的西装,直直地盯着齐桓,语道:“我猜的果然没错。”说罢便去握住齐桓提行李箱的左手手腕,这个动作吓得齐桓猛地松开左手,但手腕却不意外的被张日山握个正着,于是他便被张日山拉到了公寓外的私家车内。

而行李则被落在了门口。

“为你……你干嘛,你这样做……我可……可是会报警的!”坐在副驾驶上的齐桓不安地看向旁边的张日山。

而张日山却发动了车子,眼神略微放松地看向齐桓。

“我不会害你的。”

说罢,车子在齐桓的注视下开向了马路。





#来填坑
#不定期更新













「沙海•副八」平行世界•四

神奇脑洞
副八cp
百岁八,失忆八
梗概:失忆八,百岁人生,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叫作齐桓,然后你们懂得
张副官,百岁山,位于新月饭店,叫作张日山,然后你们懂得




新月饭店大堂

不怎样燥热,但仍很温和的空气在这里蔓延,激起别样的感受。

“喂,你……你要干什么?”齐桓有些紧张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他的两条胳膊已经分别被控制住了。

张日山有些晃神地盯着灰毛衣男人,渐渐,他慢慢伸出右手摸上了男人的脸。张日山愣了神,男人的皮肤细腻,还有一些余温,是正常人的温度,不是冷冰冰的人皮面具。

男人的脸快被张日山摸了个完全,就是那戴眼镜的部分还没有触碰。突然,张日山鬼使神差地捏了捏男人脸颊,熟悉的感觉一触即发。

齐桓不能动,也不敢动,他只静静地看着年轻人的似乎有些颤抖的动作,心说:这人变态吗?我还没抖,他抖什么?

“你可以松……松手了吗?这位先生,男男可授受不亲啊。”齐桓边挪开脸边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张日山缓缓放下手,目不转睛地看着齐桓。

“先生啊,你看,有你这么问话的吗?”说完,齐桓还看了看被别人控制的两条胳膊。

张日山使了一下眼色,于是那两个人便退下了,但他却不肯离开男人半步。

“你叫什么?”张日山放缓语气又问道。

齐桓揉了揉手臂,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坐到了椅子上,喝了一口茶,因为他觉得很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不用太拘束,心说:奇怪,难道我以前认识他?

“我叫齐桓。”齐桓想着看向年轻人。

“齐……桓?!”张日山听着熟悉的名字,面上表现出少有的震惊,原先以为只是面容一样,没想到连名字也……一样。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齐桓看向旁边站姿挺拔的年轻人问道。

“没什么……”张日山有些僵硬地坐到齐桓旁边的座位上,手脚也有点儿不自然,“你只是很像我曾经的一位故友,名字也一样。”

“哦,是……是吗?”齐桓不明所以地又抿了一口茶,然后他想了一会儿,问:“那你的名字呢?”

张日山紧紧地盯着齐桓的言行,说:“我是这里的经理,我叫张日山。”

“你是这里的经理呀,怪不得!呃,你是要赶人吗?”齐桓瞄了一眼附近的无人座位,心说:这里居然打烊了?!

“应该是的。”张日山答道。

“呵,哈哈。”齐桓尴尬地笑了一下,又问:“对了张经理,你看见两个男孩了吗?,就是两个高中生男孩?”

张日山装作想的样子,说:“没有见过。”

“那……那我这个旁人就不打扰你的工作啦,拜!”齐桓又笑着站起身来,然后便快速离开了新月饭店。

张日山若有所思地看着齐桓的背影,许久不变的嘴角慢慢弯了个弧度。

他在大堂待了很久,直到他看到桌子有个已冷掉的茶水,才发觉这个并不是梦,是真的。



新月饭店外

“奇怪,那个叫张日山的好像很熟悉。”齐桓在小道上自言自语着。突然他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不对,苏万和杨去哪啦?!”齐桓慌张地掏出手机,上面显示已关机,心说:竟然没有电了?!

于是齐桓一路直接跑到了自家公寓,他惊讶地看见了一个小包裹立在了门口。他拿起了包裹,进了公寓,他并未立即充电寻问苏万与杨好的下落,他只是冷静地拆开了包裹。

包裹里一张新的身份证和一张字条。

字条上有四个字:时间已到。

看来齐桓又要搬家了,而且还得辞了工作,他烦闷地躺在沙发上。


“又来这一出!”





#填坑











「沙海•副八」平行世界•三

神奇脑洞
副八cp
百岁八,失忆八
梗概:失忆八,百岁人生,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叫作齐桓,然后你们懂得
张副官,百岁山,位于新月饭店,叫作张日山,然后你们懂得





新月饭店

已知正午,只见新月饭店的大堂里人已满。

就在边上的那一桌,有三个人,不,准确的说是一个大人和两个少年。

那个穿着灰色毛衣,戴着眼镜的男人哆哆嗦嗦地喝了一口茶,险些把茶水洒了出来,相比之下还是同桌的两个少年更为冷静。

“齐老师,你不用那么紧张,这次的饭钱我来付。”苏万看向对面的齐桓。

齐桓提了提眼镜,说:“我并不是为了这饭钱紧张,而是对……对这个新月饭店紧张。”说罢,齐桓还看了看新月饭店内部的装饰和构造,便使他更加紧张了。

“那老师是不是可以为我们刚才点的那些菜付下账呢?”然后杨好故意把菜单递给齐桓,顺便还好心地翻开了那一页。

齐桓看了一眼菜单就差点没把茶喷出来,说:“那……那算了,我还是不跟苏万同学抢活了。”心说:什么菜怎么那么贵,光是这两个菜就够我一个月的工资。

“嘁!”杨豪有些鄙视的看了看齐桓。

过了一会,菜上来了,苏万趁着齐桓不注意的时候与杨好使了一下眼色。

“齐……齐老师,我刚才喝多了,我……我先去趟厕所!”苏万起身便走了,不,跑了。

“哎呦!我也喝多了,拜了~”说完,杨好便去追苏万了。

“喂!你们俩喝了吗?!一个两个那么得劲。”齐桓看着两个人的背影自言自语道。

转过身后,齐桓看着满桌的佳肴,怎么也吃不下去。突然,他鬼使神差地看向二楼,心说:这里……我好像来过。

齐桓并不记得他的身世,他只记得有人说他是个孤儿,可是齐桓却对此没有分毫的记忆,他只记得他好像流浪了很久,想找工作却无法实现。

不过后来幸好遇见了一位贵人,那个贵人好像从很久以前就认识他,那个贵人不但对齐桓很好,而且还给他相继办理了五张身份证。

齐桓知道他自己好像永远不会老,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活了多少年,他知道那个贵人每一次给的身份证上的年份都会变,而且那个贵人也愈发老了。

距上一次那个贵人来见齐桓好像有几年了,不,好像有十几年。

齐桓吃了一口菜,凝望着手中的酒杯,心说:对了,那位贵人好像姓张。

这个地方好像与他的记忆有关。


新月饭店办公室

张日山把擦拭好的眼镜戴上,看了看面前的两个年轻人,于是对旁边的手下嘱咐道:“把他们带下去,关起来。”

“喂,你……你不能这样做!”杨好转动了一下眼睛,“我们楼下可有人啊,如果你把我们关……关关起来,我们的人会立……立即报警的。”

“没错!”苏万顺应着说道,然后他便躲到了杨好身后。

“快点。”张日山看了一眼手下。

之后杨好和苏万还是被关到了小黑屋里,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

“经理,楼下确实还有一人。”声声慢轻声说道。

“一人?”张日山说道。


新月饭店

“怎么回事?他们俩是掉马桶里了吗?”见了旁边走了几桌人的齐桓郁闷道。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

“喂?”齐桓接起电话。

“齐……齐老师!你现在听我说啊,你赶快报警,我们被……”苏万说话的声音突然消失了,后来就传来一阵“嘟嘟”的声音。

齐桓看了看手机,心说: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挂了,还有,为什么要我报警?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咦,人呢?”齐桓看了看四周纳闷道。

在齐桓接电话的瞬间,整个新月饭店的客人都走完了,就剩下了他这一桌,也就是说还剩下他一个人。

张日山一步一步地走向前方的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穿着灰色毛衣,手里还拿着个手机。

“你好,我是这里的经理。”

齐桓转过身,他看见一个穿西装的年轻人,只那个年轻人的目光似乎看他有些深刻,又有些复杂。

一楼大堂的灯光照下来,使他们看得更加仔细。









#没错,这一章只见了面😁😁





「沙海•副八」平行世界•二

神奇脑洞
副八cp
百岁八,失忆八
梗概:失忆八,百岁人生,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叫作齐桓,然后你们懂得
张副官,百岁山,位于新月饭店,叫作张日山,然后你们懂得





学校办公室

“你们是说黎簇他失踪了,而且可能与这个新月饭店有关?”齐桓看了看面前两个似乎很无辜的人。

“没错。”苏万和杨好异口同声地点了点头。

齐桓双手捧着热腾腾的茶杯,向他们笑道:“你们以为我傻吗,黎簇那小子明明就在医院里!”

“老师,医院里早就没有黎簇的影了!”杨好大大咧咧地喊道。

“别跟老师这么说话。”苏万用乞求的语气向杨好说着,使这句本来强硬的话变了个意味。

然后杨好便赌气不看他。

苏万看向齐桓,乖乖地说道:“齐……齐老师,黎簇真的已经好几天不在医院了,打电话也不接,而且我还……还查到黎簇的爸爸又莫名其妙地出了差,连信影儿都没有……”

苏万这番乖宝宝的话语使齐桓不得不相信了。

没错,这几天黎簇一家真的有点奇怪,在黎簇刚住院的时候,黎簇爸爸还隔三差五地找他来谈黎簇的学习,顺便还来讨过作业,只不过两日,黎簇爸爸就再也没来了。

是有点儿可疑啊。

“那该怎么办,报警吗?”齐桓放下茶杯,眉毛紧锁,右手的中指在办公桌上轻轻敲击着。

“齐……老师,不……不能报警!”苏万连忙夸张的摆了摆手,“绑架鸭梨的人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做出对……对鸭梨不利的事情的!”

苏万一口气说了出来,并向杨好看去,只见杨好的目光好像要吃了他般。

“怎……怎么了?”苏万又看了看齐桓。

齐桓的眼神微闪,笑了笑说:“你是说你知道黎簇是被绑架的?”

杨好:我c,苏万你可以的,不是说不告诉老师吗?!

新月饭店

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现代式的灯光却破坏了这里的气氛,似乎只充满了复杂的味道。

坐在梨花木椅上的张日山正沏着茶,茶雾缓缓升起,香气四溢,一闻便是上好的龙井。

“坐下吧!”张日升抬头向前方站立的人示意着自己对面的位置。

坎肩看了看前面那个男人,便面无表情地坐下了。

半晌过后,两盏龙井茶摆在了两人面前。

“坎肩兄,你来新月饭店也有几天了吧?”张日山抿了一口茶,微微挑起眉毛。

“好像是……是的。”坎肩朝张日山憨笑,然后有些紧张地把茶一口闷下去,于是他便被烫到了。

“张会长,好……好茶啊!”坎肩硬撑着说道。

张日山笑了一下,说:“听闻坎肩兄跟了你老板很长时间?”

“不……不敢与会长称兄道弟,”坎肩的手轻摸了一下桌子,“我的确跟了老板几年。”

“那你老板所谓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呢?”张日山一针见血地说道,只见他勾起嘴角看向坎肩。

“会长……我……”坎肩被问得有些措不及防。

“打从吴邪让你来找我,就料定我会帮他,”张日山说着喝完了剩下的半盏茶,“可我却要寻得这个原因。”

“……”坎肩只能朝张日山笑了笑。

“不过,毕竟吴邪还需要我这个老人家帮忙,就算现在不告诉,以后我也肯定能知晓。”张日山放下翠青色的茶杯,摸起了中指。

“张会长,我是真的不知道。”看见尽量心平气和地说,心想:就……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吴老板可是我的亲老板。

“我们九门中的人可能都在你老板的计划之中,也就是所谓的局中人,不过我会有把握脱离他这个局。”张日山没有理会坎肩的话,反正他对现在的计划没有兴趣。

现在这个局不能脱离,张日山还不知道这个局到底要牵扯多少人进来,也不太确定吴邪的目的。呵,这个世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谁也不能料定前面的路到底是什么,也许是万丈深渊,也许是看似飘渺的渴望。

而张日山到底是想做什么呢?是继续守护佛爷的古潼京,还是渴望那个人……


学校办公室

“什么盗墓贼,什么吴邪,什么女医生……”齐桓听完他们的解释起身吐槽道,心说:这两个小兔崽子开我玩笑吗?

“齐老师,鸭梨是真的被绑架了,我们刚才骗您是不太想麻烦您的!”苏万可怜兮兮地说道。

“是啊老师,您就信我们一回吧!”杨好用他千年一遇的委婉语气说道。

“可是现在又能怎么办,我信你们又有什么用呢?”齐桓无奈地问道。

“齐老师,我们现在打算去新月饭店探一探,”苏万松了一口气,又问:“齐老师您去吗?”

“当然去,我可得看紧你们俩,免得你们像黎簇那样被绑架,那我罪过可就大了!”齐桓掐起腰来大声说道。

“好好好!老师,我们马上就去!”苏万抬起脚就走。

“什么?!那么快!”




#填坑是个技术活
#我年纪还小,别对我期望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