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九儿

粉bl,gl,gb(注意不是bg)

有狐之旅•沙海篇•六

不接受勿喷,cp不明
有狐主受





经过王导的再三请求,摄影队成功加入到了寻找古潼京,原因就是可以拍下探访的古迹记录,获得金草莓奖。


可漫漫黄沙,始终没有边际。

而有狐因为黎簇的原因,与马日拉换了个车子,坐在了吴邪的这辆车。现在这辆车上共有四个人,分别是吴邪、王盟、有狐和黎簇。

“有……有狐,你能不能别这样做?”黎簇郁闷地向右看了看抱着大背包的有狐。

“为什么,我可跟你爸说好了,在外若要碰到你,就必须看着你!”有狐目光炯炯地看着黎簇。

“那也不用这样啊,这搞得你与马日拉都会很尴尬的。”黎簇说着还看了一眼吴邪的后脑勺。

“不会,怎么会尴尬呢?你的朋友不就是我的朋友嘛,”有狐顿了顿,“是不是啊,关大摄影家?”

有狐: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出来的,虽然这个名字是假的。

“没错。”静静地听着俩人对话的吴邪答应道。

黎簇翻了翻白眼,心说:吴邪心里几个意思?

“那马日拉呢?”黎簇不死心地道。

有狐笑着拍了拍怀里的背包,说:“那个大爷老远就能闻到我的背包里有酒,所以……”

“所以你就以酒为条件,让马日拉心甘情愿地和你换了个车子。”吴邪扭过头来看了一眼有狐,心想:看来我的就对马日拉来说还是不给劲儿啊。

有狐点了点头。

转动着脑瓜子的黎簇从有狐的背包里翻出一个精致的酒瓶,于是他向有狐笑了一下,就要开盖喝时,有狐一把抢了过来。

“你可不能喝,这是最后一瓶了,”有狐慢慢地把酒重新放进了背包里,“而且里面还有安眠药呢。”

吴邪听完又把墨镜戴了上去。

“哎,有狐!你往酒里下安眠药干嘛?”黎显然被吓了一跳。

有狐眯了眯眼,若有所思地说:“额,可以……防蛇,防怪物什么的。”

“那个蛇,我可以理解,怪物又是什么鬼?!”黎簇奇怪地看着有狐。

“是……”

“人心,他防的是人心。”吴邪少有地接下别人的话,“看来有狐兄弟不太信任那个摄影队啊。”

“出门在外不能总相信别人的。”有狐平静地看向吴邪,心说:模仿你的话是可以的。

然后,车里突然沉默了,静地连车外的风沙声都能听见。

“但是我会相信小黎簇的,毕竟我可是他的远房亲戚。”有狐这一句话打破了沉默,却不出意外地迎来黎簇异样的目光。

黎簇不再发出声音,只是纠结地注视着有狐。

黎簇:这有狐怎么感觉带点儿吴邪的变态了。

系统:嗯,难得有狐那么正经。











#嗨😊



【瓶/簇邪】醒梦流亡

七夕贺文,短篇
瓶邪,簇邪,分开叙述
读沙海2有感





汽车仍在川藏线路开着。

吴邪闭着眼睛,不过却尽力使他沐浴在穿透率极高的阳光之下。



“吴邪。”略微沉闷的声音响起。

吴邪猛地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已处于茫茫白雪之中,而前方的不远处有一抹熟悉的身影。

慢慢的,那个身影出现在了吴邪的视线范围之内。

“闷……闷油瓶?!”吴邪的腿有些颤抖。

漫漫银花落,飘过两人肩

吴邪一步一步地向张起灵的方向走去,他的那颗沉睡在恶魔之中的心脏渐渐被唤醒,老成的目光也化为柔和的,似以前的那般天真无邪。

穿着蓝色连帽衫的张起灵一如既往地用着平淡的眼神看着吴邪。

两人无言,思绪万千

可吴邪内心却明白,这……是个梦。

看着面前熟悉的人,吴邪愈发笃定。

“小哥,我知道这只是个梦,但是你知道吗?我!吴邪!我……已经给那些人铺下了天罗地网,等你出来就看可以看到我的成果……”吴邪的眼神突变,似乎有变成了那个历经沧桑,满心恨意的恶魔。

但他却说出了这几年从未说过的话。

静静站立的张起灵忽然伸出手紧紧地抱住
吴邪,语气不再是那样平淡。

“吴邪……你变了……”

寂静无声,只为故人。

吴邪沉默了许久。

“不,我没变……”

“我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能接你回家……”

“为了能摆脱我们这辈人的宿命……”

“为了我们能好好活着……”



突然,吴邪眼前的人消失了,但不过身旁的风景依旧是白色的,只是从雪变成了沙子。

“吴邪!”青春亮力的声音响起。

吴邪他转过身看到了坐在白色沙丘上的黎簇。

吴邪自己心里清楚,曾经美好的少年如今被他摧残成了什么样子,但他知道若成大事就必须牺牲一些人的利益,包括素不相识的人。

黎簇身上都是些白色的沙子,不过却掩盖不了他脸上满满的笑容。

“吴邪,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了,你有什么表示吗?”黎簇缓缓站起身来,顺便还用手拍了拍衣服。

“我保证我会让你安全回家。”吴邪又变成了大人教小孩模样,口气不容别人拒绝。

“我是说除了这个的其他表示。”黎簇靠近吴邪,依旧笑道。

“什么……”吴邪似乎明白了什么。

黎簇忽然把吴邪扑倒了,并且还按住了吴邪的手腕。

“吴老板,亲一个呗!”黎簇眯了眯眼。

随后黎簇猛地咬住了吴邪的嘴唇,狠狠地吻着,他不想让吴邪拒绝,他吃了那多的苦,是该让吴邪还回来了。

吴邪轻轻地抱着黎簇,他没有反抗,他就静静地承受着黎簇的动作。

“呼呼……呼。”黎簇松开嘴大口地喘气,然后他弯下头注视着吴邪的眼睛。

“吴邪,我会帮你的……”

“我喜欢……你这个吴老板……”

吴邪看着黎簇。


“我想要你好好活着……”



“老板,到休息站了!”王盟看向后座的吴邪。

吴邪睁开双眼,目光沉寂。

“知道了……”





#吴邪:大家好,七夕节快乐!
张起灵:七夕,好。
黎簇:七夕节别打光棍儿哦!

#可能……不虐吧😄
















有狐之旅•沙海篇•五

不接受勿喷,cp不明
有狐主受





两辆汽车在树林里若隐若现,方向是通往几公里外的沙漠。

有有狐坐在前一辆的副驾驶上,他的大背包紧紧靠着他,而他正悠哉悠哉地拿起挂在脖子上的金纹手机拍起外面的风景来。

系统:你不这样做,是不是就对不起你自己了?!

“有狐,瞧你这样,第一次来沙漠?”王导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

“当然,谁没事儿来沙漠啊?”后面三个女的异口同声地说道。

王导撇了一眼后座,又转向有狐问:“有狐怎么不相机拍啊,那多清楚啊!”

“我的手机拍的也一样清楚。”有狐翻了一下手机中的照片。

突然,砰的一声。

车子踉跄了一下,无论王导是转动方向盘,还是加油门,都不能使车动分毫。

“王导,你这后轮胎卡沟里啦!”后面的车里的菜头出来喊道。

“靠……”


吴邪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在路上行驶着,不过他们开了一会儿就发现前方有辆车子堵着路。

黎簇透着车窗看向了前方的那一辆车,似乎有一抹熟悉的红色身影,他想趁着大部队查看情况的时候仔细看一下,没成想刚一下车就被一只大手按住。

吴邪按住黎族前去的步伐,他顺着吴邪的目光看去。

“有狐!”车窗外的人叫着车内正迷恋着手机的有狐,“有人来帮咱们啦!现下来!”

有狐把手机关机之后便下了车,心说:结束娱乐,开始飙戏。他看向了对面的车队,从后往前看去陆续地有人下了车,那几个人一看就不是好人,他们一直盯着有狐身后的几个女生,好像也包括有狐吧。

有狐回避了他们的眼神,向车队在前方看去。咦,那不是黎簇吗?有狐踩着沙质的土地向黎簇的方向走去,突然他停了下来,心说:黎簇旁边的那个人是吴邪?

戴着眼镜的吴邪看着前方不远处的红衣男人,再回头看了看黎簇,笑道:“你认识那个人?”

黎簇承受着吴邪手的力道说:“好……好像不认识吧。”接着他向离这几米远的有狐使了个眼色。

“黎簇!你怎么在这儿?!”

黎簇:你问我?我又怎么知道我会在这!!

黎簇看着愈发走近的有狐,他使劲地避开吴邪的目光使着眼色。

“你眼睛没事吧?”有狐装笑道,心说:不行,在吴邪这个戏精面前,不……不能紧张。

“没……没事。”黎簇靠着车,心虚地朝吴邪看了看。

吴邪看着有狐的装扮,只在他的黑金腰带上停留了几秒。

“你认识黎簇?”吴邪摘下墨镜。

“嗯,我是黎簇的远房亲戚,这次是来赚点外快,给他们当几天coser。”有狐如实地说了出来,顺便还看了看他的那个摄影队,又回头问吴邪:“你是?”

“我叫关根,是个摄影家,我是黎簇的朋友,他是专门来当我的助手的。”吴邪看了黎族一眼。

“没错。”黎簇不情愿地道。

“哎,你小子不是答应我要好好……”有狐正要恨铁不成钢地说。

“我爸同意了。”黎簇找了个理由回避了有狐的唠叨,心说:有狐啊,只要我这次能平安的回去,我保证我会好好学习。

希望有狐不会卷入这次事件,他这个人也挺好的,不过好像来不及了,黎簇看着那个摄影队的人去了马老板那边。

唉,希望一切安好。

系统:正经点,要开始了。




#又来填坑

沙海•簇邪感想

这对盗墓笔记后传奇的cp让我恋恋不舍

之前我总是对簇邪平平淡淡的

因为我对它只有新奇

不过自从看了十九集

我就彻底萌上了

十九集太那啥

搞得我的心一咯噔

有狐之旅•沙海篇•四

不接受勿喷,cp不明
有狐主受





天台布满暖暖的阳光,绵延着温馨。

“啊唉~”黎簇坐在旧沙发上伸了个懒腰。

有狐呢?黎簇向四周看了看,真是一个人影都没有。黎簇站了起来,突然一张卡片从他身上掉落,他捡起卡片,上面写:小黎簇,昨晚说的话可不能忘了喔,我先走了,加油,回见!

还真是他的作风,黎簇朝卡片笑了笑。

有狐,谢谢。


“接下来是什么任务?”有狐最后看了一眼单元楼。

系统:“加入一个摄影队。”

“好的。”有狐转过身,走得不留一丝风。

“我是说要找一个coser,不是找一个‘靠着死’!”王导在办公室急吼吼地骂着,“我要你们找个龙套扮死尸了吗?”

“王导,你话没说清呀,英文念得跟中文似的。”蛋姐照着镜子,手里还拿了粉扑。

“闭嘴!我们这次是去沙漠摄影,coser必须得有,他可以来增添美感,生动感和真实感。”王导用夸张的口吻诉说着,“谁让你们请死尸的?”

“王导,是龙套。”菜头弱弱地说道。

于是王导赏给他一个眼神,菜头就不敢说话了。

“叩叩……”门响了。

“谁啊?”王导怒气未消地坐着。

“是我徐磊,有个来应聘的,我给您带过来了。”

“进来。”王导喝了口水。


有狐随那个叫徐磊的年轻男人进入一间办公室,里面有三个女人,两个男人。只见三个女人用闪亮的眼睛盯着有狐,那坐在前面的男人直接扑了过来,用力的握住有狐的手。

“你是来应聘‘靠’……coser的吧,叫……叫什么啊?”王导激动地握着有狐的手,心里说:哎呀,救星啊!

“没……没错,我叫有狐。”有狐看着面前的男人,这也太激动了吧。

“我是这里的导演,你可以叫我王导。”王导看了看有狐的装扮,一身贴身的红衣,微微用墨线勾勒,腰身盘着类似于黑金属的腰带,长长的头发用红细绳子散扎着。

“现在的coser都自带服装了?”王导再仔细看了一下有狐的面庞,挺俊的,入我这纪录片里,够格!

“王导,这一身我穿惯了。”有狐向王导微微一笑。

“好啊,这个习惯好啊,”又整体看了一下有狐,转过身对其他人说:“今天下午就启程去沙漠。”

然后,王导回头对有狐说:“兄弟你先回去收拾一下,下午一点来这里回合吧。”

有狐点了点头,心说:终于要去沙漠了。

“有狐兄弟,加个微信吧!”蛋姐见缝插针。

没等有狐说些什么,王导那边传过来一声吼叫。

“蛋姐,我要你准备的相机呢?!”

无奈,蛋姐尴尬一笑便过去了。

系统:第二个任务完成。


有狐回到最近住的宾馆里,他挑了一件古式白绸类型的衣服放进背包里,然后拿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部手机。

这部手机是特制的,背面刻着一个金色小篆体‘狐’,而且手机的左上角还系着一根细绳子,方便挂在脖子上。

随后有狐就坐在床上不动了,心说:还要准备什么呢?

系统发话:“笨,沙漠里需要什么,水和食物啊!”

“对。”于是有狐向大背包里塞了一堆零食与矿泉水,他提了提,嗯,能背动。

系统:九级残废




有狐之旅•沙海篇•三

不接受勿喷,cp不明
有狐主受




深夜,月亮的皎洁透过云层照亮一处小巷子。

黎簇拎着沈琼给的礼物正上楼时,一转身发现有狐在倚着墙边看着他。

“我的天呐!有狐大哥,你不是走了吗?”黎簇吓得猛一心惊,不是黎簇胆子小,正常人看到这种场面也会被吓到。

“我不太放心,所以过来看看。”有狐嘴上是这样说,其实内心:这里的小巷子也太偏了吧?我足足转了几个小时。没错,有狐是个典型的路痴。

系统:谁让有狐不求助我,这样他逛得够长了吧?哼!不务正业!

“是吗?”黎簇的不相信已经写在脸上了。

“我听说你高考的事了,”有狐也算是经历过高考的人了。

“你爸打你了吗?”有狐一边说着,一边用同情的目光注视着黎簇。

忽然,有狐的视线一转,看向黎簇手中拎的袋子,这袋子里不会装的是……

“你跟我来。”黎簇说完,便领着有狐到天台。

黎簇迈步走向那个旧沙发,倒了两杯4苏万的酒,然后就直接坐在沙发上,端着酒杯喝了起来。

“你才多大呀,就开始喝那么烈的酒。”有狐端起酒杯闻了闻,立即又放了下去。

“我已经过十八岁了。”黎簇朝有狐笑道。

也许是有狐的感触,当月光洒在黎簇身上时,竟透露着几分无助与隐忍。

“黎簇,其实你已经很努力了,是不是?”有狐微微弯腰,用力握住了黎簇的肩膀。

黎簇看了看有狐,然后凝视手中的杯子。

“黎簇……”有狐看着面前有些脆弱的少年。

只见黎簇放下酒杯,端起有狐的那杯一口饮下。

“我做的所有努力他都看不到!”黎簇的眼睛里有些发红,“他只知道我是一个不务正业整天吃喝玩乐的人,他只知道打我,我妈就是这样被他打跑了。”

不知道为什么黎簇对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如此吐露心扉。

黎簇越说越激动,他一把拿着酒瓶往嘴里兑。

“别喝了!”有狐抢过酒瓶,藏在身后。

“我知道你爸整天打你,但是你知道他是为了什么吗?”有狐向黎簇看去,只见黎簇板着个脸,“好,咱们不说这个,说说你,你自己知道你曾经做了多么大的努力,但是仅仅因为你的爸爸,你就可以把你的努力付之一炬,把你以后的人生付之一炬吗?”

“黎簇,你得找回自己,告诉你自己你曾经的努力不是浪费,别人是不能左右你的思想的。”有狐一口气把存在肚子里的话全部说了出来。

“这次复读,对你来说是个机会,把握住机会,让别人看得起你,包括你爸!”有狐看着黎簇,他的眼睛里泛着泪光,“而我这个像个陌生人的远房亲戚,会永远支持你。”

也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黎簇一把抱住有狐的腰哭了起来。

“好啦,别哭了。”有狐摸了摸黎簇的头。

唉,其实黎簇也挺不容易的。

系统:第一个任务完成。





讲了一堆大道理













有狐之旅•沙海篇•二

不接受勿喷,cp不明
有狐主受



关于这个主线任务,其实就是在每次穿越中有狐都会占据一个特定角色,可能是剧情中的角色,也可能是一个新开辟出来的角色。

而有狐的主线任务就是挖掘自己的角色身份,完成最终挑战。顺便提一下,每次穿越之旅,系统会有三次“负责”,就是负责填坑、负责铺垫、负责解决问题。

“打好关系?”有狐挑起一绺头发,玩弄起来,“什么程度呢?”

“随便你,反正你有三次‘负责’。”机械球说完,便不再发出声音。

有狐抚顺头发,静静地看着前方走过来的少年,原来这就是黎簇。

“你是谁?别挡道!”黎簇一边把书包背在肩上,一边看向挡在自家单元楼门口的奇怪的男人。

“先别问我,你是黎簇吗?”有狐弯了弯嘴角,眉毛也弯了角度,心里却思量:怎么搞好关系呢?对了!搞关系!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黎簇微微转动了眼睛,“还有,你怎么穿这么奇怪的衣服,头发也是。”

“我……我……”有狐被问住了,其实他的这身装扮是在纪念第一次穿越旅行中的人,不过弄到现在,有狐还真的没办法解释出来。

“扑哧!”黎簇突然笑了,这个男人着急起来实在太有趣了。

“小孩儿,笑什么笑!”有狐有些怒意,这个小子是在耍我吗?不,不能生气,黎簇只是一个小屁孩儿摆了。

黎簇发觉男人的脸色不太好,连忙止住了笑意,说:“好,说正经的,你到底是谁?”

“有狐,你的远房亲戚。”有狐勉强地笑着。

“有狐?”黎簇奇怪地看了看面前这个男人。

“有无的有,狐狸的狐。”有狐没有耐心地回答,可突然话锋一转,“你关注的点不应该是远房亲戚吗?”

这个男人笑起来确实像只狐狸,黎簇笑着
说:“我怎么不知道我家还有个像你这样的远房亲戚?”

“什么叫像我这样的!”有狐越来越觉得这个黎簇说起话来太让人上火了,不行,不能与他聊太多。

“反正就是远房亲戚,这次我是来找你爸有点儿事,现在已经完事了,拜拜了你!”说完,有狐就不慌不忙地走了,顺便还提醒系统要“负责”。

有狐?远房亲戚?黎簇看向前方渐渐消失的身影,便上楼了。

“怎么走了,不是说好限时一天吗?”系统的声音突然响起。

“有的是机会,”有狐眨了一下闪烁的眼睛,“况且我还没有好好逛过这里呢?”

系统无语了,有狐还是这个德行。




























有狐之旅•沙海篇•一

不接受勿喷,cp不明
有狐主受




“有狐……有狐……有狐……”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在一处大厅里回荡。

“好啦!别响了,系统。”

突然,大厅地毯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红衣男子,他无奈地盯着上方的机械球。

有狐身着古代风格的红衣,材质为极其珍贵的赤色丝绸,而且有趣的是,有狐留着长及腰身的黑发。

“这次,去哪儿?”有狐坐在身后突然冒出的椅子上,手托着洁白的下巴,双眼透露着的机械球已习惯的无神。

“《沙海》。”机械球慢慢悠悠地飘到有狐面前。

“是吗?不错啊!”有狐的眼神出现色彩,他一把抓住机械球抱进怀里,目光激动,“是去小说里吗?”

“不是,是电视剧,”机械球拼命挣扎着,奈何有狐抱的太紧,“还有,放开我!”

“电视剧?”有狐慢慢松开手,机械球立马飞到大厅上方,远远地盯着有狐,怕他再次出手。

有狐曾在以前的任务期间,用看书来打发时间,正好看过《沙海》这本书。

“算啦,应该与小说剧情差不多吧!”有狐自言自语,然后看向机械球,“什么时候?”

“现在。”

话音一落,有狐整个人就消失了,只剩下空荡荡的大厅里的一把椅子。

沙海进行中

黎簇刚出办公室,便毫不在乎地迈着大步走出教学楼,直通操场。只见苏万拿着手机在拍女生,黎簇没理睬他,开始了用足球射门这项运动。

直到把足球踢到正经过的杨好身上时,黎簇才回过神来。

不过还没等黎簇说些什么,苏万早就跑到杨好面前拿出手机,替黎簇收拾烂摊子。

苏万这人说来还不是一般的傻,是不是只要是个有钱人就是个傻子呢,黎簇纳闷地笑了笑,不过这个傻子还是挺靠谱的。

之后,苏万就用他那软萌软萌的声音说了声,今晚老样子,天台见,然后就一溜烟儿地跑了,恐怕是看他的女神沈琼了吧。

黎簇也觉得无聊,便拎着书包回家了。

“系统,这是在哪里?”有狐看着面前高高的单元楼。

“有狐,你面前的单元楼正是黎簇的家,而你的第一个任务是与本剧主角黎簇搞好关系,”机械球的声音在有狐的脑海响起,“还有,别忘了你的主线任务。”





新人需鼓励

沙海•什梦

沙海邪视角





不知道为什么,我站在了沙漠之上。

水已经喝完了,我的水壶干净得可以反射太阳毒人的光,沙漠上的沙子也因此热的发烫,即使我穿上了厚厚的靴子,而我的眼睛就快被沙子刮得睁不开了。

我感觉嘴唇火辣辣的,抿一下,就能直接清楚它的干裂程度,而且似乎有一股淡淡的铁锈味儿,估计是出血了吧。

我确定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片沙漠,但是我不会让它变成最后一次,因为在这赤赤沙漠之中,有我要探寻的秘密。

不过这次我只是来探一下路,没想到便被一个戴面具的坑到这里,我已经好久没有尝到被欺骗的滋味了,那个人说的话我是相信的?靠,真他娘倒霉!

漫漫黄沙无边,渐渐的,我被搞得晕头转向,开始了奇葩的蛇形走位。随着风沙愈演愈烈,我的手脚不听我的使唤,被风的手臂推向更远的前方,我只能闭上眼,尽可能减少风沙对我的伤害。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我走着走着,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反正我是滚下了刚才走上了斜坡,真的好高。

这一折腾,我连动都不能动,任凭大漠中的黄沙掩埋。

我的脑袋昏昏沉沉,在失去意识之前,我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刀,还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吴邪!”

是那个人。



“吴老板!吴老板!”

我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俏的面孔。

是黎簇。

黎簇见我醒了,连忙搀着我坐了起来,背后靠着沙漠中极少的岩石。

“他们人呢?”我看了看四周,只有几匹无人看管的骆驼。

“王盟他们几个到前面探探路了,”黎簇好像故意不看着我,可他又猛地转过头来,纳闷道,“哎吴老板!你就不想知道你是怎么躺在这里的吗?”

“探个路需要那么多人?”我也故意不回答黎簇的话。

“不知道!”黎簇气呼呼地拍了拍衣服,站了起来。

呵,小孩儿,我觉得无趣,掀开身上不知道是谁的衣服,便要起身,可能是躺得太久,快起来的一瞬间又坐了回去。

不知什么时候,我面前出现了一只手,黎簇没有说什么,只是向我伸着手。

我握住黎簇的手,他一拉,我便顺着他的力度站了起来,向他露出了个痞子笑,然后转过身来。

“该上路了!”我的四周都被大片大片的黄沙覆盖了,原来我一直在这里,不是吗?

远处的人们渐渐靠拢过来,是啊,该上路了。




纯粹激情写作
今晚沙海开播了,好激动😍